植物的祕密生命:生命的輻射光
作者:彼得‧湯京士Peter Tompkins,克里斯多福‧柏德Christopher Bird

第五卷、生命的輻射光
 第十八章、輻射占卜術
 第十九章、輻射電子殺蟲劑
 第二十章、意念駕御物質
 第二一章、芬德角樂園


第十八章、輻射占卜術

法國工程師西蒙東(Andre Simoneton)的發明也許是人類的一線生機。 這個設計是個簡單的擺,掛在一條短繩上,像探水、找失物的人使用的那種。

中國人、印度人、埃及人、波斯人、米底亞人、伊特魯利亞人、希臘人、羅馬人自古都用叉狀棍子或垂擺來卜測水源或礦藏。

歐洲的探杖測礦聖地在巴黎的一條小街上,有間名為「卜具探測之屋」(Maison de Radiesthesie)的珍品店。這間店由郎貝(Alfred Lambert)夫婦經營了半個世紀,架上擺滿了有關卜具的書,以及各式奇特的器械,各有不同的功用,有的是用來感應或擴大有益健康的輻射線,有的用於阻擋有害的輻射線。這些卜具有不同的形狀、大小、材質,有象牙或玉製的,有的是八角形的水晶。

卜具可以探尋一切目標,美國卜測學會會長雪萊(John Shelley)曾經只用卜杖就探到他的薪餉支票,這張支票被藏在每層有數十個房間的兩層辦公大樓的某一個房間內。麥克林 (Gordon Maclean)可以用卜杖測出下一班油輪會在何時何地出現在海平線上。格勞斯(Henry Gross)能在一張攤開的地圖上指著未曾發現水源的地點說某處可以鑿井引水,結果都準確無誤。

博威(Andre Bovis)是一位法國人,他曾用金字塔進行實驗,他發現死掉的動物放在金字塔底往上三分之一的位置不會被分解,只會脫水乾縮。

博威說,所有的軀體都含有水分,所以會聚積地球的電流而緩緩發射出去。電流發散而與其他的磁力相互作用,因而使卜測者手持的擺受到影響。

他用自製的擺可以測出食物的新鮮度,因為食物本身也有輻射力量。他設計出一個「生物尺」(biometre)來計算食物發出的輻射頻率。例如新鮮牛乳為6500埃(光譜線波長單位),放置12小時後喪失40%的輻射,24小時後喪失輻射達90%。將鮮乳殺菌處理會使波長完全消失,蔬菜汁和果汁情形亦然。然而,冷凍前後的輻射率相差無幾。

水本身並沒有輻射,卻能藉著與礦物質、人類、植物的關係而「活力化」。例如,法國南部天主教聖地路德(Lourdes)的水,測出13萬6千埃的輻射率。

西蒙東與博威有著相同的見解,他將食物分為四級,第一級是輻射波長比人類基本波長6500埃還高的,各類水果大都屬於這一級,剛摘下的蔬菜也屬於這一級,市面上的蔬菜大都喪失了三分之一的活力,等到煮過上桌時,又失掉三分之一了。

水果依成熟期輻射率緩緩漸增,到巔峰後又漸漸減少,腐爛時降為零。以香蕉為例,摘下來頭八天吃最益健康,24天候開始腐敗。蔬菜生吃的話,輻射力量最強,但那是指沒有農藥的蔬菜而言。生的馬鈴薯只有2000埃,煮熟後竟會增至7000埃,如果烤熟,更會增至9000埃,塊莖類的情形都一樣。

豆類食物如扁豆、碗豆、豆萊、鷹嘴豆,新鮮時有7000~8000埃的輻射率,變乾後只剩一半。吃了以後不益消化吸收,還會傷肝。最好是摘下後立刻生吃(無農藥),更好的是榨汁飲用,尤其是早上十點到下午五點之間,既容易吸收又不會使消化循環組織疲累。

橄欖油的輻射率高達8500埃,而且非常耐久。榨成油之後放了六年,依然能有7500埃。反觀牛油,雖有8000埃的輻射率,卻只能維持大約十天, 之後便逐漸下降,至第20天降到谷底。

海魚和貝類是有益健康的食物,輻射率在8500至9000埃之間。淡水魚的輻射率低於海水魚。

第二級食物的輻射率在6500埃以下,3000埃以上。包括雞蛋、花生油、淡酒、水煮蔬菜、蔗糖、熟的魚肉。至於肉類,只有剛燻好的豬肉火腿肉腸是西蒙東所認可的,其他肉類的輻射率為6500埃,燻豬肉的輻射率高達9500~10000埃,所以吃了其他肉類容易產生勞累,必須靠咖啡來抵擋睏倦。

第三級食品像是烹煮的肉類,包括內臟,以及咖啡、茶、巧克力、果醬、發酵乳酪、白麵包等。這一級食物輻射率低,幾乎毫無益處。

第四級食品有人造牛油、防腐劑、酒精、烈酒、精製白糖、漂白的麵粉,就輻射率而言,全是死的東西。

西蒙東用這套方法衡量人的輻射率,發像一般健康的人約是6500埃或略高。吸菸的人、嗜酒的人、好吃肉的人輻射率一律較低。罹患癌症的人只有 4875埃。由於癌症患者在症狀出先之前的輻射率就會偏低,所以用此法能預期發現以利提早治療。

西蒙東發現,病菌的輻射率大都低於6500埃。依此推斷,只有體內活力低到波長與病菌相同的人才會被病菌感染。使用化肥的植物因為輻射率降低了,當然會被害蟲侵蝕。

英國有一位醫生,他懂得發揮植物的療效。他是巴赫(Edward bach),他希望用自然的方法醫病,以免病人遭受副作用之苦,他決心找出可以醫治人類身心的花草。他相信許多疾病是因為不安的情緒與心理狀態引起的。他的療法並非向疾病進攻,而使體內的輻射率提高,疾病自然會消失。

他測試出來的第一種有奇妙療效的植物是鮮黃穗的龍芽草(Agrimonia eupatoria),它的泡劑能治療憂慮和情緒不安。另一種是菊苣的鮮藍花朵,可使人平靜安詳,對於為人操心的人很有效。治療極度恐懼的是岩薔薇(半日花)。漸漸地巴赫發現他能感受到植物發出的振動,藉此他能更有效率地找出具有療效的花草。

他還發現部分花朵的露水具有療效,他推斷是太陽輻射使得花朵發出振動,於是他將清澈溪水裝在玻璃碗內,再日照幾小時,果然水裡充滿這種花的振動。

法國的梅塞凱也做了和巴赫一樣的研究,他將病人的手或腳浸入野花草的泡劑中,成功治療數以百計的病。另一位比巴赫、梅塞爾更勝一籌,他是麥金尼斯(Alick Mcinnes),他能在不傷害花朵的情況下,將花朵的輻射能轉移到水中,他稱這種輻射能為「效能」(potency)。而具有效能的水命名為「花之鼓舞」(Exultation of Flowers),喝下這種水自然能提高人的輻射能而回復健康,疾病自然就會消失。

除了口服,還有塗抹在割傷、燙傷的療法,有的是泡浴用。由於「鼓舞」無法測得其中的化學成分及振動,只能標示100%水。

麥金尼斯曾治療過蘇格蘭乳牛的產乳熱,一位男士的哮喘,胡蜂的叮咬傷,草莓植株發黃病、母雞因吃了有毒穀物而發的病。他甚至發現把鼓舞噴灑在土壤上,可提升土壤中細菌的活動和品質。

麥金尼斯收到鼓舞使用者數以千封的信得知,這水幾乎無病不治,他表示一切生命形態本該和諧共處,他甚至認為,眾生本是一體,誰也不能例外。


第十九章、輻射電子殺蟲劑

19世紀末,舊金山富商之子阿布蘭斯(Albert Abrams)醫生藉著自己的儀器,憑一滴血就測出身體有什麼疾病。此外,他用兩架反射聲機,第二架包括三個變阻器,校準刻度分別為10、1、1/25單位,將第一架反射聲機的效應引入第二架,不但能診出病人患的是什麼病,還能判斷病情到什麼階段。

他做了一個實驗,他將瘧疾患者的血液放在儀器上,會發出沉悶聲,而他把瘧疾的特效藥奎寧處理成奎寧硫酸鹽碎粒後,和血液放在一起,顯示瘧疾的沉悶聲就變成有清晰共鳴的聲音了。在場的40多名醫生都是見證人。阿布蘭斯說:奎寧分子發出的輻射恰好抵消瘧疾的分子,這屬於電學定律,另外汞治梅毒也是一例。

阿布蘭斯想發明一種散發波長的儀器,用來改變疾病的振波,效果就和吃藥一樣了。後來他設計出一個「析波器」(oscillo-clast),幫忙他一同完成的人是霍夫曼,他是個卓越的無線電工程師。這個析波器能夠發出各種振波來治病,由於醫生們不懂箇中道理,都覺得這東西簡直就是魔法奇蹟。

阿布蘭斯的醫療最後並沒有被醫學會接受,於是漸漸被冷落,直到他過世30年後,舊金山一位醫師寇蒂斯.厄普頓(Curtis P. Upton)想把析波器另作他用,轉向農業防治蟲害的利器。1951年夏天,厄普頓和克努士一起開車到亞利桑納州的一處棉花田。兩人從車上拿下大小與手提收音機差不多的析波器,儀器上有調頻盤,有天線。他們實驗的特別之處,在於他們要用照片為媒介物。

兩人拿出一張高空攝製的棉花田照片,放在儀器底部的「集電板」上,上面放了殺蟲劑。這次實驗的目標是:不噴灑農藥就能將害蟲除盡。這個實驗的理論是照片上的感光劑分子的原子結構,會與實物發出的振頻共鳴。之後證明電子除蟲法使得產量增加25%,因為此法不僅能殺害蟲,還能讓蜜蜂安然地幫助棉花之間的 受精作用。

厄普頓的同學阿姆斯壯同樣用此法做一個實驗,唯一不同的是他將照片剪掉一角,而照片內的範圍之內少了80%~90%的害蟲,但那一角中的田地裡害蟲的數目絲毫未少。

厄普頓、克努士、阿姆斯壯集思廣益,以三人姓氏頭一個字母為名,組成UKACO公司,專為農人消除蟲害。在西岸,他們幫助栽種洋薊的農人除羽蛾。而且每畝只收一美元,比起農藥的花費簡直是零頭小錢。之後又成功幫助伊斯頓的馬鈴薯田增加了30%的收成。次年,農耕局的研究組技工都學會操作UKACO的儀器,得到的收成比原先多了22%。

儘管電子殺蟲劑既環保又有效,然而還是有可能失敗。因為灌溉導水管、高壓電線、漏電的變壓器、鐵條圍欄、雷達等等都會干擾輻射,使其失效。而農藥業 者當然不會放過這些失敗案例,他們藉此大聲指控電子殺蟲劑是騙人的,根本沒有任何效果。由於此法本身沒有完善的科學基礎,本來就難以讓人接受,加上許多報導開始攻擊它,導致UKACO沒有新主顧了。

既然沒有穩固的科學基礎,也就無法申請專利。而由於此法光靠一張照片、一組儀器、一些殺蟲劑就能殺蟲,實在匪夷所思,所以許多科學家都不以為然,完全不給UKACO公司任何證明自己的機會。

美國政府更深怕這種技術被用到軍事上,撲殺的對象就不限於害蟲了,於是在產、官、學三界都不支持的情況下,UKACO公司倒閉,但是「輻射電子學」(radionics)的故事才剛開頭。

海拉尼莫斯(T. Galen Hieronymus)是一位年輕的工程師,他的鄰居普蘭克博士請他用機器切削各式各樣裝組儀器的零件,都是尺寸要求極為精準的。後來普蘭克說到自己從舊金山一位醫學天才那裡學到神奇的治病技術,卻未說明這些儀器的功用。直到普蘭克往生後,他的遺孀才把海拉尼莫斯請到家中,要他把工作房裡用得到的東西拿走,因為她完全用不著。海拉尼莫斯這時才知道,那位醫學天才就是阿布蘭斯。

之後海拉尼莫斯嘗試解釋這種輻射能量的作用,於是將這種輻射能量稱為「電光能」(eloptic energy)。並且在「國際輻射電子協會」的幫助下,成功於1949年為自己發明的儀器取得專利,編號2482733,專利品是「物質放射之檢測及其分量之衡算」。他於英國與加拿大的專利申請隨後也都被批准了。

海拉尼莫斯曾與阿姆斯壯交換意見,之後把析波器改良成新儀器,他用來對付玉米穗上的蟲子,結果這些蟲子都死成爛糊狀。有鑑於此,海拉尼莫斯感到驚心動魄,因而打定主意,除非有正派研究者幫助他解明這項發明,他絕不會把這套裝置的造法和操作法全盤透漏。

1968年,他與夫人露易絲—亦即是他的儀器操作者—決定,要追蹤首先登陸月球的人的身體狀況。他們向華盛頓訂購三位太空人的照片,將照片放進儀器裡。據他們說,傳送的能量不會被太空艙的金屬外殼阻擋,也不受距離影響。此外,他們還能計量太空人在各種情況時所受的影響。

之後海拉尼莫斯在意外之下發現植物也有類似人類的的器官反應,他做了各種生理機能波長的測試。他發現芒果樹、柳樹、松樹都有相當於肺、松果腺、胸 腺、腦下垂體、腎上腺、甲狀腺、胃、結腸壁、攝護腺、卵巢、神經系統的構造,但是,只有芒果樹具有淋巴系統。而只有柳樹、松樹有脾和十二指腸。

由於各種雜誌連續刊載有關海拉尼莫斯實驗的報導,到了1973年夏天,他成為眾所矚目的人,不斷有各方的信件和電話來和他請教。他對此表示:「我們無意阻擾科學探討,但我們也不會一五一十把全套技術知識廣告世人,正如同我們不會把炸藥和火柴交給小孩子。如果有一群有責任感的人,為人類福祉之考量,願意幫助我們進行正確而廣泛的電光能研究,我們會樂於配合而知無不言。」


第二十章、意念駕御物質

1930年代初,英國外科醫生李察士發表了著作《生命鍵》。這本書提到輻射電學在醫療上的功用,因而激起一小群想像力強的英國醫生的興趣, 因而想找一位工程師製造設備,結果找到了喬治‧德拉華(George De. La Warr)。

德拉華夫婦和UKACO有同樣的發現,不論以輻射電能直射植物本身,或只向葉片照射,甚至只向植物的照片照射,結果都一樣。為何照片會影響實物目前並不知道原因,但也有類似的例子,像是血液即使脫離人體卻會跟著人體的狀況一起變化。

德拉華在實驗報告中說:「顯然每個物質分子都能產生其特有的微小電壓,而每棵植物、每個人都是按照自己的固有輻射模式接收訊號。照片的作用即在此,因為,底片上感光劑保留了所攝物的固有輻射模式,所以可權充媒介而再次輻射。」

德拉華夫婦嘗試把與植物營養相等的能量模式放射進入土壤,但是並非土壤本身,而是從高空所拍的土壤照片。一個月後,經過輻射處理的包心菜比往常大了3倍。之後再種花椰菜,收成大大增加了81%。接下來實驗的是生菜,他們將土地的照片分成四塊,只有一塊地拍攝了照片,持續了三個月的輻射照射,結果這塊地的豆株比另三塊地高出23公分,結豆萊的數目更是比另三塊地的總合還要多。他們接著作長距離的實驗,在牛津實驗室進行輻照,但實際上的作物在蘇格蘭,至少有350公里遠。結果胡蘿蔔比原先重了20%。

若將輻射處理過的蛭石混入燕麥的種子,按每畝113公斤的比例種入一平方碼的土地,五個月後便可達到270%的收成,相當於每畝兩噸的收成量。更奇怪的是,把燕麥種在盛有蒸餾水的燒杯裡,蒸餾水只添入輻射處理過的蛭石,燕麥也可長得茂盛。

這時候,一家全美知名的育苗公司請求做這個實驗,然而其效果大打折扣,德拉華夫婦作出驚人的推斷:也許植物打一開始就不是在感應機器發出的輻射,而是在感應人類。為了求證這個推論,他們到該公司實驗處重作同樣的實驗,果然成果非凡。

人的因素列入考量,使整套理論變複雜,不得不進一步實驗。於是他們指示助理繼續同樣的實驗,但他們沒有告知助理那些蛭石沒有經過輻射處理,完全是惰性的。結果,摻了蛭石的燕麥長得比較快,顯然是因為助理的意識使其長得比較快。

羅爾牧師(Rev Franklin Loehr)曾做過700件以禱告影響植物生長的實驗,分別由150個人來做,用了27000粒種子,整個過程都紀錄在他的著作《禱告對植物之影響力》之中。其生長速率可加快20%。
 

匈牙利一位退役上校艾斯特巴尼(Oskar Estebany)有特別的醫病能力,他只須以手接近籠子裡的老鼠,就能加速其傷口復原。還有他捧過的瓶水可以增進榖苗生長。實驗證明一般人也能使得水改變其效用,結果取決於他們捧水瓶的當時心境。

輻射電子學的基本理念是,每一個人、每個有機體、每件物質都會藉由獨特的振動波場發散並吸收能量,這些振動波場會表現某些幾何的、頻率的、輻射式的 特徵。這是一種向外伸展的力場,一切物質形體的周圍都存在這種力場。

因此,意念本身就能散發出一種輻射,進而影響週遭的一切,當然包括好的和壞的影響。向善心是利於一切的,如果人人都有這層認知,這個世界就沒有病痛,沒有罪惡,只有無限美好的未來!


第二一章、芬德角樂園

植物與人類交流感應更進一步的實驗成果,出現在蘇格蘭北部默里灣(Moray Firth)之上的偏僻荒原。皇家空軍中隊長退伍的凱迪(Peter Caddy)帶著妻子藹琳 (Eileen)和三個年少的兒子,於1962年11月的一個下雪天搬到芬德角灣(Findhorn Bay),他希望能恢復地球的美妙原貌,因而遷居到芬德角。

他們想在此開墾自己的園地,種植果菜。然而這個任務是常人所不能的,土地裡有很多碎石,除了硬而尖的草,不見別的植物生長。藹琳藉由自己的靈感,在每次把鏟子挖入土中時,都要把感應注入,以正確的感應為引力,從土中帶出相同的感應。凱迪挖掉1公尺寬2.7公尺長的草叢,再向下挖深45公分,將草的根向上並推回土坑裡,當肥料用。

他照樣再挖了兩條坑,再細心的灑水、處理碎石,種下生菜、蘿蔔,建好擋風圍籬,豈知卻看見金針蟲開始侵占幼嫩的生菜。他們聽從鄰居的指示,將煤煙灑 在菜園裡,這時剛好下了一場雨,煤煙因此不會被強風吹散,到了5月底,他們便有鮮美的生菜和蘿蔔佐餐了。

他們四處蒐集肥料,像是牛糞、馬糞、釀酒場的糟粕、海藻..等等,並陸續種植水田芥、番茄、小黃瓜、菠菜、荷蘭芹、南瓜、蘆筍。圍起的園地達兩畝,重要的是每一吋都是他們以雙手誠懇栽培的。過了兩個月,這個地區鬧蟲災,卻絲毫沒有影響凱迪一家。

藹琳每次作菜時都十分重視生命的週而復始,因此剩下的皮或梗都不可以丟棄,而是回歸泥土,增強泥土的生命力。

他們後來還栽種水果約20種,計有蘋果、梨、杏、李、櫻桃、西洋李、羅甘莓、博益增莓..等。到了1964年五月,水果樹都已發芽。凱迪種植包心菜時原本預計一顆重3、4磅,想不到採收時有一顆重達38磅,還有一顆綠花椰菜,足夠供給他們幾星期的食用。

1964年6月,本郡的園藝指導顧問來化驗芬德角的土壤,六星期後的化驗結果,證明他們即使只用堆肥和木灰也能使土壤裡的所有養分一應具備。此時他們栽種的蔬菜多達65種,水果也有21種,另外還有40多種烹飪與醫藥用的芳草。

1967年春天,他們擴充園地,栽種許多不同種的花卉,且搭蓋起平房,建造出美輪美奐的環境。

1968年,數位頗有成就的園藝家和農業專家到芬德角來參觀,他們都忍不住讚嘆,從未見過果、菜、花園優良栽培水平如此全面一致的例子。他們都不懂 為何以這樣的栽種方式能有如此豐碩的成果,原因恐怕只有凱迪一家能夠了解,因為他們懂得植物與人類如何交流感應。

總括來說,人類對菜園果園的最重要貢獻,是耕種時投注的輻射能量,而這個人的能量是一種無形的滋養,能促進泥土的肥沃度與植物的生育力。人類若能與 大自然配合,甚至與大自然合一,將會發現許多不可思議的生命力。

 

Curtis38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