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大師的故事(07)
接續自
http://curtisyen74.pixnet.net/blog/post/27670954

91.舍利神變

奘師跟隨勝軍論師前後共有兩年,有一天晚上,忽然作一個夢:

那爛陀寺充滿了荒蕪雜亂的景象,到處拴著水牛,看不見一個僧侶。他從幼日王院的西門進去,忽然看見第四重閣上站著一個金人,光明莊嚴,內心很是歡喜,他想往上爬,卻爬不上去,只好請金人接引,金人告訴他說:「我是文殊師利菩薩,由於你的前世還有業障,尚不能到這裡來。」說完指著寺外的景象給他看,奘師看到一片火海,村落全部化為灰燼,金人又告訴他說:「你趕快回國,十年後戒日王駕崩,印度會引起一片荒亂,盜賊四起,擄掠燒殺,千萬不要忘記。」說完就不見了。

奘師驚醒後,把夢境告訴勝軍論師,勝軍論師說:「三界本來就是變化無常的,也許將來夢境會成為事實,菩薩既指示這樣的預兆,你就善自安排吧!」(後來唐朝的永徽末年,印度的狀況果然與菩薩預言的一樣。)

這時候,菩提寺正請出佛陀舍利供大眾瞻禮,奘師也和勝軍論師結伴前去。只見來自各國的人,人山人海,都爭先恐後,想要一睹佛陀舍利。奘師好不容易進入恭敬禮拜後,瞻仰佛骨舍利,只見骨舍利大小不同,大的像圓珠,晶瑩剔透,顏色有紅有白:而肉舍利則像豌豆,紅潤如同瑪瑙。當晚,奘師和勝軍論師兩人都對舍利大小的不同產生疑惑,因為一般舍利都不超過米粒大小,可是怎麼今天看到的佛陀舍利竟然能像碗豆,或圓珠那麼大呢?就在兩人苦思不解的時候,忽然室內室外充滿光明。兩人走出室外一看,才知原來從舍利塔中射出萬丈光芒,直沖雲霄,五彩映地,連星月的光都被掩蓋住了;那個時候,空氣中瀰漫著一種特殊的芳香,令人聞了神清氣爽。此時眾人奔相走告,說舍利塔有大神變,一下子就聚集了很多人,觀禮讚歎這個難得一見的奇蹟。前後約一頓飯的時間,舍利塔發出的光才慢慢收歛,最後並繞塔幾圈才收入塔裡。

至此,奘師兩人心中的疑惑總算解除。

92.破除惡見

奘師在菩提寺期間,每日往禮菩提樹及其他聖蹟,經八日乃歸那爛陀寺。這時戒賢論師要奘師為眾開講「攝大乘論」及「唯識抉擇論」,不過在這之前,已先有師子光大德為四眾講中觀論和百論,並且以中、百二論批斥瑜伽師地論。奘師對中、百二論和瑜伽師地論都有很深的研究與心得,知道兩者同一法源,決不會互相抵觸;會有誤解產生,只能說是研究的人本身無法融會貫通所造成,決不是法的本身有缺失。為此,奘師幾次前往詰問師子光,師子光無法自圓其說,因此原本跟隨他學的人,都漸漸跑去跟奘師學。

師子光雖然被奘師辯倒,但是他並沒有因為這樣,而虛心的檢討自己對法是否有偏執,反而因為眼見學生跑去跟玄奘學習,而起了嫉妒心,便批評奘師,說他講述中、百二論,也不過破斥了偏計所執,其實對於依他起性與圓成實性,還是沒有提到;也因此,就斷章取義的以一句「一切無所得」來否定所有論述。奘師為了讓大家能瞭解此二宗其實不相違背,就著作了會宗論三千頌來釋疑。論成之後呈與戒賢論師與寺內大眾評閱,見過的人沒有不稱許讚歎的。

這時候,師子光感到非常慚愧,已不好意思繼續留在那爛陀寺,便悄悄地離開,跑到菩提寺去。可是他不甘心,又找了一位東印度的同學,名叫旃陀羅僧訶的,要來和奘師辯論,想要洗雪自己的恥辱。但誰知這個人到了那爛陀寺以後,自知要勝奘師很難,又震懾於奘師肅穆中的一股威儀,竟默無動靜,幾次見面都不敢向奘師開口求辯。從此以後,奘師的聲譽也就更加隆盛了。

93.外道論難

這時有一位順世外道婆羅門專程來向那爛陀寺挑戰,寫了四十條大義,懸在寺門,並誇口說:「如果有人能駁倒其中一條,我就以頭謝罪。」果然經過好多天,都沒有人出來應戰。

奘師知道了這件事,指示侍者將論義撕下來踩踏撕毀,婆羅門看了很生氣問他是誰,侍者告訴他是大唐玄奘法師的侍者。因婆羅門早已久仰奘師的盛名,就沒有繼續和侍者理論。奘師於是答應和他擇日辯論,並請戒賢論師和幾位大德作見證。兩人公開辯論,雙方你來我往,幾次下來婆羅門已經是義盡詞窮,沒有話說,只好起立認輸說:「既然你贏了,就依我說的,拿走我的頭!」但奘師說:「佛門慈悲戒殺,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從現在起做我的僕役,供我使喚。」婆羅門喜不自勝,聞者亦莫不感奘師之寬宏大量,為其稱慶。

94.從奴學法

又奘師知道不久將有烏荼國之行,此行是為了要破小乘學說,於是便將小乘所著的「破大乘義七百頌」一書找來,事先仔細的閱讀一遍,但仍有很多疑點不能明日。於是就把新收的婆羅門叫來,問他是不是聽過。婆羅門說已經聽人講過五遍,奘師便要他講述一遍,不料他面有難色的說:「現在是奴隸身份,怎敢為您講述經論呢?」奘師回答:「這是小乘論著,我沒有研究,你不必客氣,但說無妨。」

「既然您不嫌棄,那就等半夜沒有人的時候再說,否則讓外人知道,說您跟奴僕學法,會損壞您的聲譽。」於是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奘師辭退所有人,讓婆羅門為他從頭到尾詳細的說了一遍。奘師聽完馬上掌握了要義,根據論中錯誤的地方,用大乘理論加以駁斥而寫成「制惡見論」一千六百頌。戒賢論師看完後非常高興,讚賞此論為破斥邪說謬論的最佳傑作。

事後奘師對婆羅門說:「仁者因辯論失敗,淪為僕役已經夠委屈了,我現在恢復你的自由之身,隨便您想去哪裡都可以。」

婆羅門既歡喜又感激,辭別奘師後,去了迦摩縷波國,見到鳩摩羅王,極度稱揚奘師道德學問的高尚。國王聽了很高興,馬上派使節前往,欲禮請奘師到迦摩縷波國。

95.問卜歸程

在鳩摩羅王使者未到之前,有一露形裸體的外道,名叫伐闍羅,忽入法師房來,師曾聞尼乾外道善於占卜,即請其坐下問疑。

奘師自述:「玄奘是大唐國僧,來此求學,歲月已久,今欲歸國,不知能到達否?又去留以何為宜?再則請教壽命長短?」

只見外道取一白石,畫地而卜報法師:「您留在這裡最好,五印道俗各界沒有不敬重您的。

當然回國也能安然到達,並受到尊敬,不過還是不如這裡好。壽命從現在起還有十年,但若有其他陰德轉續,就很難預料了。」

奘師又問:「我決心回國,要帶的經像很多,請問用什麼方式比較較安全呢?」

「這不用擔心,戒日王和鳩摩羅王會派人護送,必可順利載運回國。」

「可是這兩位國王我從未見過,又怎會施與我這樣的恩惠呢?」

「鳩摩羅王已經派人來請了,兩三天內就到;只要見到鳩摩羅王,就會見到戒日王。」

96.諸德苦留 (641年,40歲)

尼乾離開後,奘師開始準備回國的行裝經像。

寺裡的大德知道了都來勸阻,異口同聲的告訴他:「印度是佛陀降生之地,雖然佛已入滅,但聖蹟還在,應留此參訪禮拜,才不白過這一生啊!怎麼想要回去呢?何況貴中國對三寶並不知道要恭敬,所以三世諸佛都不選擇在那裡降生,又有什麼值得懷念?」

奘師只好一面感謝諸位大德的好意,一面很委婉的表達自己的理想說:「法王既立下教法,便應好好的弘揚,以報答佛陀的恩德,怎麼可以自悟自了,而不管沈迷的眾生呢?何況,中國素來是禮義之邦,一切皆有法度可遵,君聖臣忠,父慈子孝;對於佛法,更是崇奉大乘,多的是發心想親證佛果的人。雖然佛陀未降於彼,但化身無量,又豈能因佛不住彼而輕視哉?」

諸位大德再勸:「又好比諸天共同進食,雖一起,但因福德不同,吃起來感受也不同。今天我們雖然同住於南贍部洲,然而佛卻選擇降生於此,可見中國確是無福的邊地,你又何必回去?」

但奘師反問說:「維摩大士說太陽照臨南贍部洲,是為了什麼?」

「為除黑暗。」

奘師說:「我現在想回國,也是這樣。」

大家見奘師離意甚堅,只好去見戒賢論師,稟明奘師離開的意願,希望戒賢論師能留住奘師。戒賢論師問奘師如何決定,奘師恭敬而堅定的稟告說:「這裡是佛陀的降生國,弟子何嘗不想長留久住?但是弟子這次西來的目的是為了取經求法,利益眾,承蒙師尊親自教授瑜伽師地論,並且為我解釋很多方面的疑惑,弟子由衷感激;加上朝禮聖蹟,聽聞了各部的深妙教義,真可說是不虛此行。現在也該是我把在此所學的東西,帶回國翻譯的時侯了,一來可使更多人蒙受法益,二來也謹以此表達對恩師的謝意。歲月不饒人,所以不敢再停留。」

戒賢論師聽了很高興的說:「這是菩薩的意思,也是我對你的期許,就隨你的意思準備行裝吧!」說完就回房了。

97.鳩王堅請

過了兩天,鳩摩羅王果然派人到那爛陀寺迎請奘師,應驗了尼乾子的預言。戒賢論師看完信後告訴大眾:「先前大家曾選定他,等候戒日王的通知要和小乘辯論,現在如果應邀前去,萬一戒日王的通知在這時候來,要怎麼辦呢?」,於是告訴使者回去覆命說:「奘師已經決定回國了,來不及前往,請見諒!」

不久鳩摩羅王又派人趕來,再奉書致意:「請奘師務必前來小住幾天再啟程,應該不妨礙行程,請勿推辭。」但仍被戒賢論師給謝絕了。鳩摩羅王這下子可火大了,很生氣的再寫一封信,另派大臣親自送去,表示非請不可的決心。戒賢論師看了這封信以後,覺得無法再拒絕了,因為信是這麼寫的:

「弟子本來就是平凡人,貪染世間五欲的快樂,從未想過親近佛法。但自從聽到奘師的名字以後,竟然感覺非常歡喜,身心很暢快,好像有了向佛的意念,所以才渴望見面。然而您卻一再拒絕,不讓他來,這不是要讓眾生長久沉淪嗎?大德繼承如來教化、弘揚佛法,為的不就是要普度眾生嗎?如今我命大臣再來迎請,如果仍然拒絕,就表示您認為弟子是不可化導的惡人,既然如此,遠的不說,近代就有設賞迦王逐僧毀寺的事,難道你認為我沒有這個能力?我說到做到,希望您好好考慮。」

戒賢召喚奘師,告訴他說:「這個鳩摩羅王向來善心薄弱,所以國內佛法不普遍。但自從聽到你的名字後,便由衷的想要親近你,誠心的想向你學佛,可能你是他過去世中的善友,好好去開導他吧!如果能誘導他歸敬三寶,百姓自然也會跟隨;否則,說不定還會發生災難啊。」

於是奘師告別大眾,跟隨使者到鳩摩羅國去了。只見鳩摩羅王親自率領王公大臣迎接,頂禮讚歡,歡喜不已。這樣的禮遇和敬重,對這個一向注重外道的國家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因此民間道俗隨之改變信仰的很多。

98.戒王迎師

這樣經過一個多月後,戒日王征討恭御陀國回來,聽說奘師已經去了鳩摩羅王宮,既驚又怒,立刻派人去見鳩摩羅王,要他立刻將奘師送過去。然而此時的鳩摩羅王對奘師崇拜備至,當作佛菩薩一樣供養侍候,哪裡肯放人?就對使者說:「要我的頭可以,要奘師,別想!」

使者回去照實回報,戒日王暴跳如雷,向侍臣發牢騷說:「鳩摩羅王太藐視我了,為了一個和尚竟然對我說出這麼無禮的話。」於是另外派了一個使臣去責備鳩摩羅王:「你說要頭可以,那麼現在就請將頭交給侍者帶回。」鳩摩羅王自己知道說錯話了,就趕緊派船護送奘師渡過恆河,赴戒日王宮。

鳩摩羅王先在恆河北岸預設行宮,等奘師渡河之後,就先將他安置在行宮安歇,然後自己再親率臣僚去見戒日王。戒日王非常高興,知道他對奘師的敬愛,就不再責備他前日的失言,只問奘師在哪裡。

鳩摩羅王回答在行宮,戒日王問:「為什麼不讓他到這裡來?」鳩摩羅王回答:「您既然禮賢樂道,怎麼可以讓法師來拜見您?」戒日王:「是的,我明白了,你先回去,明天我親自前去禮請。」

鳩摩羅王回到行宮,報告奘師他見戒日王的經過,並且推測說:「戒日王雖然說明天,可能今天晚上就會來。如果他來了,您不必起身迎接。」奘師說:「依照佛法的規矩,本來就該這樣。」

初更時分,有人通報河中出現成千的火炬與響亮的步鼓聲,不出所料,戒日王果然乘夜來了,鳩摩羅王立刻率領臣子們到河邊迎接等候。

步鼓是戒日王專用的,他出行時,一定有幾百名金鼓手隨從,走一步敲一下,稱為節步鼓,衹有戒日王才能這樣,其他國王不能仿效。

戒日王進入行宮以後,向奘師行頭面接足禮,瞻仰散花,頌偈讚歎後,才向奘師問:「弟子先前邀請師父,為什麼您都不肯來?」奘師告訴他:「玄奘遠道而來,主要是為了聽講瑜伽師地論,接到您的令旨時,正聽到中間還沒聽完,因此才沒有立刻去參見您。」

戒日王又問了一些中國的事情,然後告辭回宮,準備第二天正式的迎請奘師。

第二天一早,鳩摩羅王親自陪同奘師渡河,到戒日王宮時,戒日王已經和大臣、法師二十多個人站在宮外等候,見到奘師馬上迎請進宮就座,再奏樂散花,珍饈齋供。

戒日王問:「弟子曾聽說您著有制惡見論,希望能看看!」奘師就拿出來給他看,戒日王看後很高興的對在座的小乘法師說:「太陽出來了,螢火蟲和燈燭就失去光亮;天雷響起,就聽不見鑼鼓鏧斧的聲音。如今各位所信奉的宗派,一一被他破斥,請問您們有哪一位能夠出來為自己的教義提出意見挽救呢?」在座的小乘法師沒有一個能提出反駁的。

戒日王又說:「各位平日總是自稱解冠群英,學蓋眾哲,也最早提出不同的見解來毀謗大乘。怎麼今天一聽說有遠客大德要來,就藉口要去吠舍釐朝禮聖蹟逃避呢?我想也知道,必是你們沒那份能耐。」國王語畢,當眾歡喜讚歎奘師不已。

99.曲女大會 (642年,41歲)

戒日王真是太高興了,讚揚之餘,仍與大師商討:「您的論著實在是真知灼見,弟子與在座法師都很佩服。但恐怕其他各國的小乘和外道仍然墨守愚迷的教義,故想在曲女城舉辦一次大的辯論法會,通令全印度的沙門、婆羅門和外道,都前來聆聽大乘的微妙義理,以斷絕毀謗大乘的念頭,顯揚奘師的崇高盛德,摧伏他們的貢高我慢。」於是發出通告,令各國國王、論師學人等,齊集曲女城聆聽中國法師的至高理論。

詔令發出,戒日、鳩摩羅二王亦陪同奘師來到曲女城會場,總計五印度中有十八國國王來到,精通大小乘的高僧有三千餘名,以及婆羅門及尼乾外道二千多人,還有那爛陀寺一千多名僧眾也趕來集會,這些來自印度各地的博學善辯之士,為了聽這場精彩的辯論,紛紛帶著侍從趕來會場,一時之間,場內場外盡是人山人海,好不熱鬧。

戒日王早就敕令會場搭建二間草殿,其內安奉佛像,並作講堂之用,空間都很寬廣,每間可容納一千多人。國王行宮就在會場西面五百里的地方,法會當天,先從宮中請出佛陀金像,安奉在大象背上的寶帳中,此為前往會場的隊伍裡最莊嚴的領隊。戒日王則作帝釋天王裝扮,手持白拂侍立右側;鳩摩羅王作梵天王裝扮,手執寶蓋侍立左側,兩人都是頭戴天冠華鬘,垂瓔珮玉。

又用二隻大象裝載寶花,一路上追隨佛後,隨行隨散,並請奘師及餘師等各乘大象,依次列隊王後。另外再用三百頭大象,載送各國國王、大臣、大德等,分列兩側沿路梵唄讚頌,魚貫前進。到了會場外,各令下乘,捧佛入殿安座。然後由國王和法師等依次供養。

戒日王首先請十八國國王入座,再請各國高僧一千多人入座,次請婆羅門有名的行者五百多人入座,最後才是請各國大臣二百多人入座,其餘的道俗人等,則安置在院門外面。等內外都入座後,設席供養;另以各式各樣金器道具、三千件上等氈衣供養佛,然後依等次供養奘師及諸大德等。

隨後再設獅子寶座,請奘師昇座擔任論主。奘師昇座後先闡揚大乘宗旨,說明作論的本意。又由那爛陀寺沙門明賢法師宣讀全論,另外抄寫一本,懸放在會場門外,遍告大眾,如果有人能指出其中一字錯誤加以駁斥的,奘師願斬首謝罪。結果直到第一天法會結束時,竟無人發言問難,戒日王很是歡喜,休會回宮,王臣僧眾也都退席,各歸行次。

第二天仍然照著第一天一樣迎送導從,一連五天,祇有奘師宣講大乘妙旨,破斥群邪外道,卻沒有人能出面反駁。這時小乘外道之中,有人因為被批判推翻,又沒有義理可和奘師論辯而懷恨在心,打算謀害奘師。戒日王聽到這個風聲,馬上宣告會眾:「凡企圖傷害奘師的,斬首示眾;毀罵奘師的,斷舌懲罰,但為自宗依理申辯的不在此限。」從此以後,有不良企圖的人也不敢妄動了,

直到第十八天,仍然沒有人出言反駁。

法會最後一天,奘師再三稱揚大乘,讚歎佛的功德,使很多人棄邪道歸正道,棄小乘,師大乘。一旁的戒日王見無人敢辯難奘師,對奘師是益發的敬重崇拜,再度供養貴重的金銀衣物,其他各國國王見狀,也紛紛供養奘師各種珍奇寶物,但為奘師一一婉謝。戒日王又命令大臣在大象背上安置寶座,請奘師乘坐,照印度的風俗遊行全城。但奘師謙虛,不願意這樣做。戒日王為了堅持這項古禮,就以奘師的袈裟代替巡城,沿途讚頌中國聖僧樹立大乘教義,破斥異見邪說,在十八天的論戰中,沒有人敢與他辯論。會場內外的與會大眾都為奘師歡呼,競相讚賞,尊稱他為「木叉提婆」,意即「解脫天」之意。從此奘師的聲望遠播五印。

100.佛牙因緣

國王行宮西邊有一座佛牙寺,所供奉的佛牙長寸半,黃白色,常常放光明,關於佛牙的來歷,也有一段特殊的因緣。

以前迦濕彌羅國有一位比丘,因為訖利多王毀滅佛法,而遠避到印度去。後來國家平定,便杖鍚回國,在中途遇到一群大象,叫吼著向他跑來,他來不及逃跑,急忙爬上路邊的大樹躲避。象群見他爬到樹上。不一會就將樹拔起,用鼻子將比丘捲到背上,往森林裡跑去。來到一隻病象的身旁以後,大象牽引比丘的手到牠的痛處,仔細一看原來是一片竹刺插在肉裡,就幫牠拔出來,擠出膿血,並撕下衣服為牠包紮傷口,這隻象才解除了痛苦。其他象見他醫好同伴,很是歡喜,紛紛以野果山花供養他。其中一象更捲著一個金盒來奉獻。隨後象群將比丘送回原處,比丘打開金盒一看,竟是一隻佛牙,就帶回國建寺供養。

戒日王聽說迦濕彌羅有佛牙的傳聞後,便前往要求參觀。迦濕彌羅王害怕戒日王的聲威,不敢違抗,到處尋找,好不容易才找到。可是戒日王看完深生敬重,竟仗恃國勢強盛,硬請回國,就是現在寺中供奉的這顆。

101.無遮大施

奘師在散會後,陪同戒日王將會期中所鑄造的金佛像和衣錢等交給寺主妥善珍藏,作為紀念,同時瞻禮佛牙。

由於奘師在赴會之前已經向戒賢論師及那爛陀寺的大德們辭行,故行裝等物均隨身攜帶,準備從這裡直接回國。但因戒日王欲在缽羅耶伽國兩河間立大會場,每五年一次,作無遮大施,請五印度沙門,婆羅門及貧窮孤獨者受施,每期七十五天,過去已施五次,今欲作第六次會,請奘師暫留隨喜參觀。奘師歡喜接受。

奘師隨戒日王向大施場出發。大施場周圍十五里內平坦如鏡子,自古人人都希望能趕到這裡來布施,稱為「無遮大施會」(露天沒有遮蓋的意思)。

戒日王在會場四周,各約千步,以蘆葦為籬,中搭草堂幾十間,作為庫房,存放各種珍貴物品。旁建長舍數百間,堆積衣服、金錢等日用物品。又於籬外建一大廚房,寶庫前造長屋數百行,好像現在的街市一樣,每行均可容納一千多人休息,曲女城大會許多還沒回去的道俗人等,都來參觀,已到場的受施者就有五十多萬人,場面之大可以約略想見。

102.慇懃送別 (643年,42歲)

奘師參觀完無遮大施會後,就向戒日王辭行,戒日王說:「弟子正想助您弘揚教法,怎麼就要回國呢?」因此又留了十多天。

鳩摩羅王一聽說他要回國,也連忙挽留勸請:「奘師如願長住我國,弟子必當盡心供養,為您造一百座寺院,幫助您弘揚佛法。」他們的誠懇慰留,使得奘師又滯留了半個多月。但他心裡很是著急,就找機會委婉的對他們說:「中國離這裡很遠,且有山川險阻,聞法較晚。雖知梗概,但因經論不齊,義難周全,所以我冒險來此取經求法。所幸現在已經如願以償,況且我已四十四歲,恐怕來日不多,不能完成譯經的心願,故日夜不敢稍忘回國的事,以寬慰國內賢哲們的殷殷盼望。經上說:『障人法者,當代代無眼。』如果強留玄奘,將使我國很多修行人失掉聽法的利益,這無眼的苦報,你們不怕嗎?」

戒日王聽完,就打消留他的念頭說:「弟子仰慕奘師的德養,所以希望能常常瞻仰侍奉,但是既然會損害到很多人的法益,也不敢堅持,但不知道奘師想要從哪條路回國?如果由水路走南海,弟子當派使臣護送。」奘師對戒日王的盛情表示感激,但他之前因與高昌王約定回國途中,要再前往拜訪,所以仍然選擇由北方的陸路回去。

於是戒日王命人準備金錢資糧,鳩摩羅王也準備了許多珍寶,但全被奘師婉謝,只接受了鳩摩羅王的一條粗毛披肩,作防雨用。貞觀十七年(公元六四三年)五月,奘師正式告別大眾,戒日王和各國王大臣都設餞送別,直至數十里才回頭,臨別分手的時候,大家都難過得哭了。奘師將經像等物,交北印度王烏地多,以軍馬運載先行,緩緩前進。隨後戒日王又托烏地多王巨象一頭,金錢三千,銀錢一萬,供作奘師旅途所需。經過三天,戒日王因思念殷切,忍不住又與鳩摩羅王、跋吒王等,率領數百輕騎追上奘師,再次的送別。這次還加派了四位通譯官,戒日王以素氈作書,紅泥封印,派通譯官先送達奘師所要經過各個國家的國王,交代他們好好的護持,直到奘師回到自己的國境為止。這樣的殷勤禮重,真是令人感動啊!

103.浪失經本 (644年,43歲)

奘師等人,從缽羅耶伽國出發向西南行,在大林野中走了七天,到憍薩彌國。舊地重遊,又去參禮具史羅長者施佛園等聖蹟。此時,烏地多王已在此等候多時,與奘師會合後繼續向西北前進,一個多月中,經過好幾個國家。在毗羅那孥國時,巧遇獅子光、師子月兩位同學在此講俱舍論、攝大乘論及唯識論,都出城來迎接他,奘師因此也在此開講瑜伽抉擇及對法論,兩個月才講完。

繼續往西北走一個多月到達北印度王都,又停留一個月,接受烏地多王竭誠的供養後,烏地多王才依依不捨的派人護送了二十多天。當奘師經過信度河時,河寬五、六里,經像及同行者坐船前進,師則乘象涉渡,但不料船到中間時,忽然風猛浪急,船身搖晃得很厲害,結果在此遺失五十夾的經本。此時迦畢試王聽到奘師來到,親自到河岸迎接奘師至寺中安置,然後派人到烏長那國抄寫失落的經卷。這一耽誤又是兩個月的時間。

這期間,迦濕彌羅王得到消息,也遠道親來參禮,流連好幾天才回去。

104.度越雪山

奘師和迦畢試王相隨往西北走了一個多月,到濫波國境。

迦畢試王派太子先進城通知僧俗兩眾準備幢幡寶蓋出城迎接,自己則陪著奘師隨後慢慢前進。到了城郊,已經有數千人盛大的在迎接,只見大眾歡喜禮拜,圍繞讚歎,簇擁奘師進城,駐錫在一座大乘佛寺,此時迦畢試王正在這裡舉辦七十五天的無遮大施會。又從這裡向南到伐剌孥國朝禮聖蹟,往西北再經阿薄健城、漕矩吒國,直到迦畢試國內,迦畢試王又為奘師舉行了七天的布施大會餞別。然後親自送他到瞿盧薩謗城才分手,並派大臣率領一百多人護送奘師越過雪山。

走了七天才爬上一座山頂,山頂下有一個小村莊,約有一百多戶,所養的羊大得像驢子一樣。當晚就在村中歇宿,隔天凌晨,由一位村民騎著駱駝在前面作引導,奘師一行人跟在後面慢慢前進,到處是冰溪雪澗,如果不是熟悉路況的人帶路,就有掉落溪澗而死的可能。

他們戰戰兢兢的走了一天才渡過這個險阻,此時在奘師身邊同行的,只有僧徒七人,腳夫二十餘人,象一頭,騾十隻,馬四匹。

105.雲結雪飛

奘師一行人於次日又登一嶺,此嶺遠遠望去像一個雪堆;但走近一看,才知道全是白色的岩石所構成,上面草木不生,是世界最高的山峰。山頂寒風淒厲,沒有人能站得住腳,就是鳥也不敢直接飛越。奘師從西北下山走了數里路,在一個小平地搭帳篷過夜。第二天繼續前進,經過六天才到安呾羅縛婆國,也就是以前的睹貨羅國,這裡只有三座寺院,佛法不興盛。奘師在這裡停留五天,再向西北下山走去。

106.婦女戴角

下山後,來到睹貨羅境的各國。上次來活國的時候,恰好遇到國喪,曾在此停留不少時日;但此次葉護可汗的孫子睹貨羅王自稱葉護,崇敬奘師,挽留了一個多月,而派人護送,與商旅結隊同行。奘師經過的國家,大多是睹貨羅國的故地,風土民情大都和活國相同。但這裡(呬摩怛羅國)的婦女頭上戴著木角,高約三尺多,木角上有兩個小歧角,上面的象徵父親,下面的象徵母親,隨著其中一人去世就除去所代表的歧角。

奘師離開這裡後,繼續向東走,遇到寒風冷雪就停止前進。例如在蔥嶺中,兩雪山之間,連春夏也風雪不停,花木稀少,農作不生,一片蕭條,連個人影都很難看到。

總之,這一路上不是高山峻嶺,就是川澤湖泊。有時雪行數百餘里,好不容易來至一國,略事休息,便又繼續向東南前進。

107.登山遇盜

到了羯盤陀國,從此以後,險阻就比較少了。王城東南有一片大石崖,石崖下面有兩間石室,各有一位羅漢在此入滅盡定。其端坐不動,久不傾倒,亦不朽腐,據說已經有七百多年了。奘師在此國停留二十餘日後,復從大石崖東北出發。

此行仍經歷了一番艱危,除氣候和路況都很惡劣之外,更於第五天遇到一群盜賊,商侶驚慌,四處奔逃,連奘師乘坐的巨象也因受到驚嚇,掉到河裡給溺死了。幸好奘師沒有受到傷害,等盜賊走了以後,和商人們集合起來再向西出發,冒著寒冷和危險走了八百多里,出蔥嶺到烏煞國。這可說是最後一段險路了,此時雖然離中土還很遙遠,但是彷彿已經可以聞到鄉土的氣息了。

108.入定羅漢

在這個國家的王城西面二百多里,有一座大山,上面有一座塔。傳說在幾百年前這裡曾發生山崩,結果在山崩後的山洞裡發現一位正在靜坐的比丘。這位比丘身材高大,卻形容枯槁,整個臉都被下垂的鬚髮給遮住了,樵夫發現後,趕緊跑去報告國王。國王親自前去觀看,聽到消息的人也都爭先恐後的前來瞻供養。

一位有修行的比丘告訴國王說:「這是一位入滅盡定的阿羅漢,如要請他出定,必須先用酥乳灌注他的全身作滋潤,然後再擊犍椎。」

國王依法行事,此羅漢果然張開眼睛,看了看四周說:「你們是誰?可知我的師父迦葉佛現在在哪裡?」

國王告訴他:「迦葉佛早已涅槃很久了,就連現在的釋迦如來也都已經成就入滅。」

羅漢聽完,低頭閉眼,一陣沉默後,忽然撩起長髮,躍昇空中,示現大神變,化火焚身。

遺骨掉落地上後,國王與大眾乃撿骨建了此塔。

109.至地乳國

從羅漢塔向北走到佉沙(疏勒)國,奘師本來應該從這裡轉天山北路,由高昌國回國的,因為當初經過這裡的時候,曾與高昌王約好學成回國時,必到高昌留住三年。但世事無常,此時奘師聽到了高昌王的凶訊,知道高昌已被唐太宗所滅,麴文泰也早已不在人世。奘師聽到這個消息不免黯然神傷,因此改變行程從天山南路回國。

奘師經佉沙國到斫句迦國,再繼續往東走八百多里到瞿薩旦那國。此國境內多是沙漠,出產手工很細的毛氈和白玉;百姓尚禮義,重佛法,有一百多座寺院,約五千多名僧伽,都奉學大乘法。當時的國王智勇兼備,自稱是毘沙門天王的後裔。據說國王的先祖原是阿育王的太子,因無子,於是到毘沙門天神廟去求子。結果從神像的額頭上裂開出現了一個嬰孩,同時間,廟前的地上亦生出甘甜香醇得像牛乳一樣的特殊美味,供他食用,所以便取「地乳」為國號,音譯為于闐。

奘師入境後到勃伽夷城,城裡有一尊佛陀的坐像,相好莊嚴,頭上戴著寶冠,常常放出光明。據說這尊佛像來自迦濕彌羅國,其中還有一段故事:

從前有一位羅漢,眼看自己的弟子病重就快死了,忽然想吃酢米餅。羅漢用天眼觀察,看到瞿薩旦那國有這種餅,就運用神通去乞討來。沙彌吃了很高興,發願投胎轉世要到這個國家。後來果然如願以償,並且託生在王家,貴為王子。繼承王位後,竟有野心想要征伐前生的祖國。

就在迦濕彌羅王準備出兵反抗的時候,羅漢告訴他不必勞師動眾,他自有辦法遣散敵軍。羅漢前去見瞿薩旦那王,告訴他前世的因果,並拿出前世穿的沙彌服給他看。瞿王看了以後,立刻證得宿命智,生慚愧心,而與迦濕彌羅國和好,帶兵回國,並請回他前生供奉的佛像。這就是這尊佛像的由來。

110.修表入朝

奘師在這裡停留七天,于闐王聽到奘師到來,親自帶領臣民迎接。禮謁奘師之後,國王先回都城準備,留派太子侍候奘師;過兩天後又派大官來迎接至離城四十里外的地方安歇,隔天再由國王率領文武百官及在家、出家二眾帶著鮮花,奏樂列隊迎請奘師進城,駐錫在小乘薩婆多寺。

奘師在這裡修了一道表章,托高昌人馬玄智隨商侶奉表入京,將十七年來周遊西域求學的經過,向朝廷作一概略的報告。

在等待唐太宗回信的同時,應當地人的請求,為他們開講瑜伽師地、對法、俱舍、攝大乘等四部大論,每天都有王親道俗等一千多人聆聽。結果這一講又是七、八個月,等講完時,剛好唐太宗的回信也到了,信上說除了歡喜他的歸來以外,並且還要派遣使節來迎接他。奘師接到詔書後,立刻向于闐王辭行。于闐王收到詔書後,也敕令各國護送。

111.榮歸譯經 (645-663年,44-62歲)

玄奘大師周遊印度,前後歷時十七年,從長安到王舍城,行程五萬餘里;所經之處,儘管風俗千別,艱危萬重,最後總算完成大志,載經返國。回程時因路上大象溺死,而經卷眾多,如無乘騎,便法進行,於是上奏朝廷,敕命于闐等國協助交通工具,送師一隊駱駝,載經橫渡沙漠。這大沙漠在奘師剛開始西遊時,即已嚐遍苦頭,回想那時孤單一人,差點命喪黃泉;不過現在隨行人員眾多,心境上就輕鬆多了,況且見到沙漠,知國門已近,欣喜之感自然而生。

順利渡過沙漠後,先到達睹貨羅的故都,接著轉摩馱那故國(沮沫)、經納縛波故國(樓蘭),然後到達沙洲(敦煌),這才算正式回到自己的國境內。

奘師進入沙州時,官方早已派人在恭候,載運的馬匹也早有準備。一行人稍事休息後,即將于闐護送的人馬全部返放。本來太宗有命,對於于闐的護送人員,厚贈酬勞;可是他們堅辭不受,奘師只好面致謝忱,並請向于闐王致謝問候。

奘師抵達沙州後,立刻修表上京,報告行程。當時皇帝在洛陽,正準備御駕東征;見表後,知奘師已近長安,便敕命留守京城的房玄齡派官員迎接。奘師接到太宗的回信後,得知皇帝將要親征東遼,唯恐來不及見駕,於是兼程趕路,晝夜並進,很快來到了京城近郊的漕上。

由於奘師到得太早,大出官方意料之外,致使原訂之接師儀式,來不及安排;又加上聞訊前來觀禮的人,擁塞於途,使得奘師進退不得,只得暫宿於漕上。

這是唐貞觀十九年的春季正月,房玄齡聞報奘師已到,急命右武侯大將軍莫陳實等數人火速趕至漕上,一方面又通令城中各寺準備好迎接用的帳輿、幢幡等儀具,準備在第二天一早,迎接玄奘大師,恭送弘福寺。

當天的長安城內外,沿途人民排列兩旁,歡迎此一佛法僧三寶的行列回國,只見每個人手中捧著的,不是名香,就是鮮花,到處都是歡欣鼓舞的熱鬧氣氛。總計此次奘師從西域所迎回來的經像有:

如來肉身舍利一百五十粒。

摩揭陀國,前正覺山龍窟,留影金佛像一尊,連光座高三尺三寸。

鹿野苑初轉法輪檀刻佛像一尊,連光座高三尺三寸。

憍薩彌國,優填王思慕如來檀刻寫真像一尊,連光座高二尺九寸。

劫比他國,如來自天宮下降寶階銀佛像一尊,連光座高四尺。

摩揭陀國,靈鷲山說法華等經金佛像一尊,連光座高三尺五寸。

那揭羅喝國,伏毒龍所留影像檀刻佛像一尊,連光座高一尺三寸。

吠舍釐國,巡城行化檀刻佛像一尊。

大乘經典二百廿四部、大乘論典一百九十二部;上座部及三彌底部經、律、論典各十五部;彌沙塞部經、律、論典二十二部;迦葉臂耶部經、律、論典十七部;法密部經、律、論典四十二部;說一切有部經、律、論典六十七部;因明論卅六部、聲明論十三部。

總計共五百二十夾,六百五十七部,以二十匹馬,分別載運。進城時,更是裝上寶帳幢幡等供養之具,在朱雀街集合出發,遊行於市,直至弘福寺內。數十里間,兩旁觀眾如潮。

行列中有各種莊嚴之具,僧尼整服隨後。沿途高奏梵音,奇香異花,滿街清香撲鼻,盛況空前。

是日眾人同見空中結有五色綺雲,宛轉於經像之上,周圓數里,若迎若送,直至寺前,歎為觀止。咸謂大法東流,天降祥雲,是大喜之吉兆。

Curtis38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