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壤的秘密:心念力量的不可思議
作者:Peter Tompkins及Christopher Bird

心念力量的不可思議《土壤的秘密》讀後摘要
曾紫玉
引用自
http://www.lapislazuli.org/TradCh/magazine/200102/20010203.html

綜觀《土壤的祕密》(Secrets of the Soil)一書,作者湯京士及柏德(Peter Tompkins & Christopher Bird)所提的各種恢復土壤生機和拯救地球環境危機的方法,都指向運用天文、宇宙及自然之力,除了我們曾提到過的自然活力農耕法(bio-dynamic agriculture)、聲波、蚯蚓和微生物、石頭粉與火金字塔(Agnihotra fire)外,還有許多方法,像是宇宙管、藍綠藻、力量之塔等,在結尾的兩章,則歸結到運用心念力量的不可思議,這也是我最喜歡的部份之一。

第一個是一位與大自然精靈合作創建天美花園(perelandra)的米雪兒(Machaelle Wright),她住在維吉尼亞州,宣稱每個人都有能力與精靈溝通,尤其在地球日益病重的當兒,只要我們想要康復地球的健康,我們都可以與精靈溝通、合作,來做這些祂們原本就在從事的事。

她在一九七七年時,走進森林中許下承諾,大聲宣告她想與天神、精靈們合作創建一個天美花園,然後就回去靜坐等待回音。之後,她依著祂們的指示創建此花園,連決定買什麼種子、以什麼做肥料,植間距離多遠、何時疏苗等都會詢問精靈。

這個天美花園呈圓形,直徑一百呎,自外圍到中心有三條渦狀步道,其內按圓形種了各種花及蔬菜,中央專供小鳥吃食及洗澡的區域有一個由四個直徑兩呎的銅環做的像天線般的裝置,之下有一金字塔,上有一石板,石板上有一經雕琢的寶石,花園的最外圍由一圈石頭環繞著,以創造一有力的範圍,除了有一籬笆用來防鄰居的牛、馬不慎踏入外,其他的動物均可來去自如。種種這些設計都是用來吸取四周各種生命的能量,淨化後再漩渦式地送回大環境中。

除了這些以外,這個天美花園不靠任何外力的協助,甚至沒有澆水(除了下種和移苗之時)。一九八六年及一九八八年夏天,聯邦政府宣布維吉尼亞及其他東部七州因乾旱而慘遭農業疾病危害時,所有她的鄰居都遭了殃,而她的花園依舊鮮綠,這也令她的鄰居懷疑她是個女巫。

精靈教她維持土壤平衡的方法也是很怪異的,用的有八種材料:骨粉(bone meal)、石磷酸肥(rock phosphate)、硝酸鹽(Nitro—10)、海綠石砂(Greensand)、棉子粉(cottonseed meal)、白雲岩石灰(dolomite lime)、海草灰(kelp)、康復里精(essence of comfrey)。一次一種握在掌心中,僅一小撮,然後問精靈土壤需要多少這種養分,在得到答案後,請求合適的精靈幫忙,將此養分的能量移到花園中適當的位置及深度(將材料握在手心約十秒,之後任其落地,做完後,感覺一下才平衡了的地,記下來有何改變,如果一時沒有感覺也不須氣餒,因為大自然的韻律需要幾天或幾星期來彰顯你努力的成果)。

與這些看不見的夥伴溝通很簡單,就是將左手的拇指與小指圈起來,右手的拇指與食指圈起,兩者相交並試著往左、右拉開,心中想好一個是非題,如果答案是「否」的話則很容易拉開,答案是「是」的話則很硬,不易拉開(可以「我是某某人」來試出答案是「是」的力道大小)。米雪兒進一步解釋這並不是什麼稀奇玄秘的事,這在「動力學」(kinesiology)中就有詳細的說明:在人體電場中,任何負面的反應會導致體內電流發生短路現象,使得肌肉在受到外加的壓力下很難維持原本的力道及姿勢;相反的,任何肯定的反應是電流維持不變,是以肌肉得以維持原來的姿勢。

米雪兒對蟲害的態度也很特別,她說要將蟲子當做問題的信差,而非問題本身。看到蟲子時,應退後看看大環境本身有何問題,如果看不出來,再細看蟲子如何面對人及自然界,會有線索在那裡。有時忽然有一整排的菜被蟲吃了,可能是因為園丁(或與花園相關的家庭及社區)在思想、意圖或情緒上有快速的轉變,雖然你看不見情緒的能量,但它不會比昆蟲、大雨或乾旱來得無形,花園則扮演吸收者的角色。

在她決定與動物和平共處時,動物們也一改其態度,不再受到威脅,而與整個環境形成一體。她曾在包心菜苗上發現一大堆的蟲,遂與此蟲的精靈溝通,要求所有的蟲都到最後一排的苗去,隔天真的都去了,而且數量減少到那幾棵苗可以負擔的數目。七天內,原本受到蟲咬的葉孔也痊癒,夏末收成時,有一棵包心菜還有四磅重。

雖然她不用艾菊及迷迭香這種草藥,她被告之要種一些來做為早春蟲及瓢蟲的食物。在經過多年的經驗後,她開始懂得改變態度,不再專注於蟲子所吃的脆弱部份,而是專注在每個昆蟲提供給花園及無數其他成員的禮物。精靈告訴她,花園的存在只是為了要服務,比收穫更重要的是保持園中的平衡。在進入寶瓶時代的當兒,祂們與自然的參與工作朝向全生態系統的平衡。

書中第二個運用心念力量的例子是莫斯科的女超感知者奧拉(Alla Kudryashora),她在為父親按摩時發現自己具有治癒的能力,然而她也發現,並不是每次想要有這種能力就會有。在觀察一陣子後,知道是因為心情惡劣或浮動(譬如說人閒話)時,身體會自動關閉能量的出口,而不使壞的能量洩出給他人。如同她媽媽常告誡她的,當你在生氣時,不要煮東西給人吃,這食物會有毒,就是連與人講話、做事都不要,於是。漸漸的,她學會自主,並對所說的每一個字、所做的每一個動作負責,連帶的,對說與做了後所發生的事也擔起責任,不再責怪他人,不再批評別人、評判是非對錯,這之後所有非凡的事便開始發生了。

她因為看到一本書上說,任何東西只要給人們的手觸摸到,會有生命力注入,如果是有生動靈魂的人,則這東西會閃閃發光。於是她試著將她的能量注入水、油、棉花這類易於改變形狀的東西中,有病人想求助於她,便給他一小罐治病,甚至她的治癒力可以透過電話傳送,不論多遠。

奧拉也特別提到,在治療別人或注入能量時,要避免去想結果或耽心未來,只是讓自己完全融在這個時點、這裡,讓內心達到和平與喜悅地活在當下,則這治癒力量就可以持續很久。

奧拉的治癒能力不限於人或動物,一次她在看到一狹長、泥濘、長滿藻類及雜草的池塘時,取了池中的一瓶水,施以能量再倒回去,一個月內池水變乾淨了,且維持至今。

在農田實驗方面,奧拉可以令一畝田的甜菜根的產量高達四百三十二單位(一般只有三百二十三單位)。她說在她用手向下並注視著甜菜根的袋子時,她忽然知道這整個田是一個活生生會呼吸的有機體。從心眼,她看到這田因著人工化肥而受苦,大型的拖曳機及其他機器重壓著地表,加上農夫們工作時粗鄙的言語也影響之。以前在土地上工作的人深深尊重著大地,而今非昔比。她在傷心之餘,身體開始發疹,且四肢鼓脹,晚上發燒,病了十八天,之後藉著嚴格的齋戒淨化才洗滌了這病。她內化了這田地病苦的根源是因為可憐之,事實上與其共鳴應是以同情之心而非以憐憫之心。

她甚至曾修復高度複雜的機器(僅是將注了能量的棉花及水灑在機器的重要部份)。她告訴求助修復機器的友人,他做修復工作時只機械性地做,沒有用心投入,之後在他試著盡量專注於愛他的維修工作時,這些機器也就可以很平順地工作了。另一的類似的例子,一次她為羊治病才知道這羊生病的原因是主人討厭羊,一問之下,主人也承認了。從這裡可以了解到,我們的心無時無刻不在作用,自然要小心覺察我們的心念了。

另一本《植物的秘密生命》(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湯京士及柏德著,已有中文版,商務出版)中也提到一個好例子--芬德角樂園,位在蘇格蘭北部土壤貧瘠、北風凜冽的偏僻荒原,這是一個除了某些生菜及蘿蔔外什麼也長不出來的地方。園中純砂質的土上只有薄薄一層堆肥,加上不斷橫掃過菜園和花園的強風。這裡的作物卻長得蔥綠茂盛,所種出的一顆紅包心菜有四十二磅重,一顆綠花椰菜足供幾個星期食用,許多園藝及農業專家到場參觀都忍不住驚嘆,直呼不可能。這成果的背後當然也是來自心靈的精神力量(在每下一次鏟子就注入感應力,也以此引出土中相同的感應,並聽從靈性的指示)。

這些運用心念的力量並與植物精靈合作的種植方法成就果然不同凡響,而且人人有心、人人可試,你是不是也心癢癢呀!

在結束《土壤的秘密》讀書報告的尾聲,我不禁想到書中的一小段話:「如果沒有蚯蚓,縱使在氣候良好、土壤豐肥的地方也難有極好的收成,但中國例外。」而中國為什麼例外並沒有進一步的說明。中國人耕耘的辛勤是不用提的,但是不是還有什麼祖先的寶貝是我們不曾努力探究的?等你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urtis3884 的頭像
Curtis3884

顏琁有

Curtis38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