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壤的秘密:續命的石粉
作者:Peter Tompkins及Christopher Bird

續命的石粉 土壤的秘密(讀書摘要)
曾紫玉
引用自
http://www.lapislazuli.org/TradCh/magazine/200008/20000804.html

接下來在《土壤的秘密》一書中介紹的拯救地球、讓我們賴以活命的竟是小小不起眼的石頭粉。這得從大氣中過多的二氧化碳說起。

從樹木將死時變窄的樹輪可看出,近十幾年來大氣中有著過多的二氧化碳,除了人為排放量的增加,熱帶雨林的大量減少使得現有的樹木更難消化日益增多的二氧化碳,此外,表土被沖蝕掉(一九八四年,全世界有近二百二十七億噸的表土被沖蝕掉,一九八五年為二百五十四億噸,使用化肥是主要原因,光在美國,因表土沖蝕,每年失去四百英畝的可耕地),樹木因得不到基本的營養,變得易受蟲害,整個森林變弱,同時也容易發生森林大火,進而造出更多的二氧化碳到大氣中。

John Tyndall於一八六一年首次提出「溫室效應」: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居高不下會使地表溫度上升。因為在燃燒煤、石油、天然氣時,主要產生的水蒸氣及二氧化碳一半會留在大氣中,並且抓住陽光反射的熱,使地球成了一個大溫室。一九七九年,George Kukla及B. Choudhury在《自然》(Nature)雜誌上發表,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不只捕抓住自地表升起的紅外線,使赤道區溫度升高,二氧化碳也過濾掉陽光中近紅外線者(這些會使冰雪融化);也就是說,愈多二氧化碳,極地就愈多冰雪,冰雪再反射太陽能光譜中其餘者回太空中,更加速冰雪的形成。另外,冰雪的累積使極區壓迫星球,使陸地接縫突出,岩漿被壓擠,令火山活動頻繁起來。

George Simpson描述道,在赤道及亞熱帶的熱空氣上升,因氣壓差而移到極地,再被廣大冰雪的地表吸回,二氧化碳的增加加速了這個循環。極地擴大,赤道區愈熱,兩者相互作用使得整個地球的天氣型態反常,種植季節縮短,寒冬更劇,夏日更猛烈,地球上百萬個棲息地受旱災威脅,隨之而來的是森林大火、地震、火山爆發、龍捲風等,這些現象在世界各地已隨處可見。

一九八二年,John Hamaker及Don Weaver在《The Survival of Civilization》書中提出一快速、容易且相當便宜的拯救地球對策:一個大規模的全世界再礦化與再造林。他的構想是,將冰河中的石頭及沙礫磨碎(這其中包括所有所需的元素,而且此來源幾乎取之不盡),以此石粉灑遍全球,然後像沒有明天一樣地拼命種樹。種樹是為了消化大氣中過多的二氧化碳,而石粉則是讓土壤再次肥沃,樹木得以存活。

十九世紀末,一位德國化學家Julius Hensel也曾公開宣稱,要生產出甘美、健康的作物,所需要的只是植物固有的食物|磨碎的石頭粉,此外無他,運用化肥反而對土壤是一種毒害。在巴列丁奈特(Palatinate)的兩百位農人用幾年的實驗證實了他的話,甚至在法院前證明這些石頭粉要比化肥的效果好得太多了,但Hensel成功的名聲愈大,反對者就愈多;化肥支持者花了大量的精神與金錢來羞辱Hensel,使其書絕版,而德國人沒能聽從這位先知的損失極大,一九八七年,西德有五十%的森林死亡,包括九十%有名的黑森林,酸雨還只是其中的因素之一,更糟的是在這些樹木掙扎要存活的同時,賴以續命的基本礦物質還持續地減少。

一般採石場所磨的石粉不夠細,植物無法馬上利用,而讓化工業宣稱石粉無效,採石場主人說,一公斤的石粉可以覆蓋二千六百平方公尺的地,農業上將之與乾的牛糞混合,表面上是去臭,事實上是提供土壤高礦物質有機糞肥。

再礦化土壤並非僅是為了拯救樹林及農業,也唯有如此,微生物才能再生,並提供人類健康的機能所需,因為所有的動、植物均依賴原生質(protoplasm)而存活,而微生物是唯一可以使無機元素變成有機原生質的生物。以往用糞肥來補充有機質,現用岩石粉、碳,再加上土壤中的微生物就可以做到,John Hamakes估計,以此種植作物其蛋白質產量可比原來的高出兩到三倍蛋白質。如果我們能重建土壤的深度到十八吋深,就是密西西比河也會整年都是平和的水流,下游的洪水會停止,地下蓄水層也會再次充滿了水。

現舉兩個應用石粉實例。

歐洲一位叫Rudolf Schindele的擁有一片森林,然而他的樹林與其他林木一樣受到感染(Waldsterben),後來在病樹區開闢一條路,在挖路基時挖到一塊大岩石(約三百萬噸重地質學上稱paragneis),遂用機器將之部分磨碎,岩石粉被風吹得四處散開,沒想到才過了四周,原本變黃的針葉林竟轉綠了,占地十三畝的樹木在四年內也都變得愈來愈健康。他自己則一天攝取兩茶匙的石粉,原來的白頭髮因此轉成灰色。

當初為了重建森林花大筆錢小心種下的一堆樹苗都因相同的病死了,而當地用了這石粉的林人都說,整個區域(不是只在樹邊)灑了石粉五個月後就看到有健康的嫩芽冒出,後來還結了種子,也省了重建森林的大量財力、物力。

Schindele遂在一九八七年底建了一個非常大的磨坊,將石粉外銷世界各地,他指著自己變黑的頭髮說,石粉中富含矽、鋁、鉀、鐵、鎂及其他微量元素,為健康之鑰,就像維他命般,且沒有副作用。廣為宣傳的結果,前來參觀的車潮長達幾公里遠。

維也納大學發現其產品可以抗輻射線,此點為蘇聯烏克蘭原子物理機構證實。奧地利植物學家Gernot Graefe將這石粉用在他的實驗葡萄樹上,發現可使大片貧瘠的農地變肥,也參考順勢療法(homeopathy)發展出一種小劑量噴灑法,讓受污染的池水或湖泊恢復原本的純淨狀態,甚至將之噴灑在一早的霧氣中,可以藉著霧氣帶到幾百公里遠,而治療整個森林。

住在美國鹽湖南部的地質探勘員Rollin Anderson已九十幾歲,行為像小頑童一般。他也像Schindele一樣,每餐吃一湯匙他特有的montmorillonile黏土,他稱之為Azomite。這黏土是古代海底火山活動時冒出來的礦石,是一種海底很重的沈澱物,混合了海藻、蝦、海帶等,合成了均衡的微量元素。

Azomite為一種罕見的鋁矽黏土(可能是火成岩、花岡岩或矽藻土),因為很難將它弄成細粉,於是Rollin想到餵給火雞吃,把牠們當做磨碎機,再以牠們的糞便做為肥料,結果原本受感染(staphylococcus)而患有軟腿症的火雞們卻因此恢復健康,羽毛變得豐盛,體重增加,生的小雞也長得很好(蛋殼也較硬);餵給牛隻也有極好的反應,一位畜牧場主人寫道,他在飼料中加了Azomite,給牛吃後,平均每頭牛每天體重增加四磅以上,同時,每三個月養一頭牛的成本從一百四十元降到九十五元,肉質也有很大的進步。

一位獸醫C. S. Hansen將Azomite的非凡力量歸因於其所散發出的微波。他認為昆蟲天生有能力,會對充滿活力的植物敬而遠之,當植物沒有旺盛的生長力,或趨向成熟結子時,大自然便讓昆蟲將之清掃掉,留下健康的植株及種子來孕育下一代;而天然的微量元素(如Azomite)就有適量的微波出現,所以得以讓昆蟲避開這些植物。

這些讓土壤及動、植物健康的方法就只是運用石頭粉,不禁令我聯想到Bob在《新世紀農耕》中一再提到為植物準備的茶中所加入的石灰粉,以及日本流行一時的「麥飯石」,也是將富含礦物質的石頭放在飲用水中,或是與飯一同煮食,讓人們在吃喝之間得到所需的微量元素,透過這麼簡單的方法就可以康復自己,進而康復地球,你是不是也想試看看!

想到文首提到拯救地球的再礦化與再造林對策,我彷彿看到地球上的每個人在為自己慶生的同時都種下一棵樹苗,都給自己及樹苗一些石頭粉,看哪!整個地球頓時鮮綠起來(你和我住的是同一個地球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urtis3884 的頭像
Curtis3884

顏琁有

Curtis38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