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經聞法,比拜佛誦經更為重要 (常律法師)

請重新認識佛教 第五章
https://app.chengte.org.tw/books/3d06b1c0ca.pdf

佛陀時代只有講經聽經,無有誦經

佛陀一生行化四十五年,每天持續不斷地以半天的時間,為出家弟子、國王、大臣、百姓講經說法從無間斷。設若聽經聞法無如此重要,佛陀為何每天要花半天時間為弟子及大眾講法開示呢,且四十五年來如一日,從無間斷。

由此推論,便知聽經聞法有多重要。甚至連佛陀之出家弟子和已經證得羅漢、菩薩果位之諸聖眾,每天仍得聽佛陀講經說法。其聽眾亦包括天上的天王、天人及諸鬼神眾,祂們每逢佛陀講經之時,皆停住於虛空中聽佛說法。

在我們修行的歷程中,聽經聞法是至深至切之關鍵。佛陀的出家弟子,每日聽經聞法時間超過半天以上,其目的何在?就是要增長更深廣的智慧,及啟發其更高深的菩提覺性,並盼早日成佛。大眾當知聽經聞法是何等重要。

然而,誦經拜佛,旨在消除我們累世的業障並增長福慧。然欲增長福慧,修道得歷經長久時間,方能見效。尤其,佛教傳到中國大大變質,參雜了不少道教和儒教的思想,佛教變成一種只知消災、祈福、解厄,欲從心外求法的宗教(外道)。

信眾抱著僥倖的心理,認為欲消除累世以來之業力,或是欲求福、求壽、求健康,皆只要透過誦經、拜佛及點燈便可如願,其實這是道教和儒教的一種教風。

原始的佛教無有誦經或消災法會等儀式。其實「經書」不是拿來誦的,而是拿來研讀的。研讀之後,實踐於行為之上,方能啟發覺性並增長智慧。能認知自身固有習性並覺察貪、瞋、癡及諸煩惱,然後以聽經聞法所產生的七覺支力量,懺改過去種種惡習,以消除煩惱與習氣。無有煩惱習氣,每天便如同活在極樂世界。

一般人以為西方極樂世界可跳舞、唱歌、遊玩等行人間種種娛樂?其實極樂世界完全無有感官的享樂。既無感官享樂,又何故名為「極樂」呢?極樂即極度的快樂,意為無有諸煩惱。但試想人有辦法於一生中達到完全斷絕煩惱嗎?絕無可能。因連羅漢和菩薩都有其各自的煩惱。

佛陀的一生都在講因緣法,故聽經聞法就是要我們去體悟佛陀所說的真理之因緣法則,此亦為佛陀教法之第一義諦,即緣聚則生、緣散則滅的道理,以啟發我們的覺性,並增長更深廣的智慧。

佛法之第一義諦:萬法緣生緣滅,緣聚而生,緣散而滅;心動則萬法動,心滅則萬法滅。萬法大即含括宇宙虛空大地、萬事萬物無常變化的現象與真理,小亦包括我們念念生、念念死,變化無常之微細心念。當我們心動,萬法就動;心不動,萬法亦不動。其實心動也是一種妄動,而修行人之目的就是讓妄念止息。

我們的修行方式,若僅是誦經、念佛、拜佛,是無法啟發覺性與增長智慧。人若能有智慧,並常保覺性,心就不妄動,煩惱自然就去除。以和尚而言,我每次從早到晚深研大藏經典,雖大藏經經文如此深澀,我亦讀得「津津入道」而達忘我之境。因此時佛法入心,並得以實際證驗佛陀開示之道理,故一切妄念、執著、煩惱通通消除而得法喜充滿。

何謂「法喜」,即聽聞佛法真理後,自然地智慧增長、覺性增強且煩惱減少,如此才是真正的法喜充滿。我們當知,連證果的阿羅漢和菩薩,每天都須聽經聞法。真正的原始佛教,是以聽經聞法為最主要的修道功課,念佛、拜佛、誦經,皆僅為修道的輔助作用,令我們較易能定心定意而不起煩惱妄念。

「經」是拿來研讀的,並要將其道理,實踐於諸生活行為之上。我們應以經典的道理,來檢驗自身的行為有無如法、如戒、如義、如律。心要真能放下,方得解脫,此為聽經聞法最主要之目的。所以,常聽經聞法之功德殊勝奇妙,以和尚的體驗,能速開發覺性、增長智慧,並解脫煩惱。

為何學佛多年煩惱習氣依然存在

「經」是拿來研讀的,並要將其道理,實踐於諸生活行為之上。故我們應以經典的道理,來檢驗自身的行為。

有些人念佛誦經一輩子,煩惱仍然不斷。有些人學佛至今已十年或二十年之久,當問問自己,煩惱減少了嗎?習氣有修正了嗎?為何學佛多年煩惱、習氣依舊呢?  因不常聽經聞法所致,故無法開啟智慧。當知佛法是至尊至貴,因其為佛陀透過累劫累世之苦修,用生命換取的覺悟。

故佛陀的教義是生生世世用苦修的生命換來的,非常寶貴。佛陀自成佛至入滅,皆日夜不斷地為眾生說法。由此便知講經說法和聽經聞法是何等重要。但看今日台灣佛教徒,就缺乏聽經聞法的道風。在聽經聞法的場合,信徒不知其寶貴和重要,時常缺席甚或離去。又現今能講經說法的法師已有嚴重斷層,逐漸消失中,因講經甚是艱辛。

以和尚為例,在台上講經60分鐘,台下準備說法的資料卻要整理一整天。大眾坐著聽法60分鐘就喊腰酸背痛;而和尚卻必須忍受身心的疲憊,一整天坐著準備講法的資料並要用心思考講授的內容。講經絕非任何人坐在講台即可開講,講述佛法當須非常慎重,不能用自己有限的智慧,去解讀釋迦牟尼佛的道理,如此便易落入偏見和錯見之中。

中國佛教近兩千年來,出家眾無出現過一位真羅漢

而我們中國佛教,因融合了地方生活、教育中的儒、道思想,存有太多根深蒂固的錯知錯見。難怪佛教自漢明帝傳至中國至今兩千年來,卻無有一位出家人能證得阿羅漢,是何道理,耐人尋味?

佛規定羅漢走路一定要離地一吋,而佛祖是離地三吋走路。故若是真羅漢走路,定自然的離地一吋,非其故意展神通,而中國佛教由始以來,從未見過一位出家人走路是離地一吋的,中國或台灣之出家眾僅是修得他心通或宿命通,能修得神足通之比丘,幾乎看不到。

中國佛教的修行方式,背離佛的本義太遠了,因我們大部分僅存的修行方式皆為儒教式或道教式的修法,皆偏離佛教的教義與精神,使中國的佛教變成佛、道、儒夾雜在一起的佛教,令人遺憾。

看台灣各家佛寺人最多時,皆逢誦經消災法會之時;反觀,願意聽經聞法者卻很少。許多佛寺的出家眾甚至都不講經,而只是一味地經常舉辦誦經消災法會。現在台灣佛寺之法會已少有法師講經說法,其中雖有法師講經內容非常精湛,但聽經者卻始終寥寥無幾,此正是佛教末法敗象。

佛陀自成佛後,每天日夜都在講經說法。故大眾當知講經和聽經兩者是何等重要。但許多佛弟子卻將之疏忽掉了,使整個佛教都已偏離正道正法,而佛教徒的修行方式,也因此而誤入外道之修行方式,至為可惜可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urtis3884 的頭像
Curtis3884

顏琁有

Curtis38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