誦經念佛功德感應力不可思議(林慈超)
林慈超居士著
節錄自
http://book.bfnn.org/books/0625.htm

菩薩顯神通、啟示誦經功德

我自專心研學佛經以來,不知不覺已有十年的歲月了。在這些年頭裏,時感諸佛菩薩冥冥中在催我漸進『無上佛門』的境界。追憶往昔學經精神,可以說是專心一意,熱誠之至。可是,始終未能體會出『誦經』『念佛』的功德是如此高超;直到二年前(民國五十八年正月底)我的因緣才正式成熟。

一天晚上我夢見自己騎著馬帶著一群人,由東向西,經過數年來我研習佛經的地方—此地係屬偏僻之地,一條兩旁長滿雜草的小徑,草地之外,一片廣大的湖水環繞著。每晨三點鐘我便起床,先做完家務,然後到小徑盡頭的一棵樹下博覽群經,了悟一些佛理;此時四周闃無人煙,只有輕風吹拂而過,偶而幾隻麻雀打自頭上飛舞,實在是潛學經典的好地方。當我自小徑盡頭開始向前時,望見兩旁草地上坐滿數千個年輕力壯的男人,面容露出了副羨慕的臉色,抬頭仰望著我。我頓覺有些不好意思,心想:我既不是個偉大人物,又不是像西施般的美麗,何以這些人如此地凝望著我?接著又覺內心豁然開朗如無雲遮掩的明月。再舉步向前,見四面八方都擁滿了人,擠得水洩不通;好像比民間為慶祝城隍爺生日舉行的遊行,還要熱鬧千倍。當我正對此盛景大感奇異之際,忽聞一種聲音說道:

「這些擁在路上的人群就是因誦『地藏經』而得超生之亡魂,現正編入地藏殿。不過,卻被諸護法神阻擋;暫時止步,讓您先行。」

接著我問:「當初坐在兩旁草地上仰望我的數千人,究是屬何等樣人?」

彷彿空中回答的聲音:「那是天龍八部之神祇,自您向學佛經以來,便聚於此維護您,不過您不自知罷了!又知日後您定會誦經超度眾生,故特贊護您。」

至此我才了解,原來自己帶了一群人,進入地藏殿,但又一想世人皆謂地藏菩薩居於陰府;那麼,我豈不是入陰間冥途了?可是,瞭望四面景物可不是仍然在嘉義市內嗎?而且身心清爽如沐浴於一片光明境中。當時自忖:世人若能致力實行菩薩道,或誦大乘經,將此功德回向惡道中的眾生,便能使眾生解脫苦道且將污濁惡世化為人間淨土。

夢醒以後,我大感驚駭,追想夢中情景,猶然歷歷如繪,是夢又好像不是夢。故此我深深相信地藏菩薩之法身實充塞於宇宙六道之間,只要有人能誦地藏經,抑是其他大乘經典,還是念諸佛菩薩名號;地藏菩薩便能顯其大神力,親領欲被超渡之祖先、眷屬及諸惡道眾生,至其跟前隨誦佛經,直到心地清淨,大放光明,得到解脫境界為止。雖說如此,然誦經人內心不得殘存絲毫妄念,為什麼呢?因為心如明鏡,如有妄念便會影照出來,讓具有「心通」的神祇亡靈窺破,失卻原有的奏效。

現今一般人顯少了解地藏菩薩的本懷,甚至有人誤認他只是屬管陰府地獄的鬼王;殊不知其所化渡的眾生,乃包括六道一切有生之物,其誓願乃永存不滅。我們從地藏本願經十三品內記載——

「世尊偈曰:『現在未來天人眾,吾今慇懃付囑汝,以大神通方便度,勿令墮在諸惡趣。』」就可以知道地藏菩薩實在是繼世尊以後的大心菩薩;自世尊入滅至彌勒佛將出世之間,正逢天魔外道大肆猖獗;當此之時,惟賴菩薩之大誓願神力,始能降群魔開正道,成為一切行菩薩道行者之先導;並為十方諸佛所讚揚。

臨西妙境,卻為地藏經而滯留

一般人若遇惡劣環境便尋找死路,認為一死了之,痛苦也就解決了。殊不知死後的苦痛比活於世間還增千萬倍,因人身正如一間房屋,心靈好比主人,寄居於屋,如果一旦失去人身,心靈等於無家可歸,便流落到空蕪荒廢之地,也就是雲聚惡鬼的污濁地方。一般人如死後流落到這種地方,就易受厲鬼的要脅壓迫,那時想再得回人身已不可能了。世尊所謂:「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可知做人的機會是如此渺小,我人又怎能隨意輕生?所以,我認為如果不是為了真正偉大、高超的理想,我們絕不能妄求死路。

過去我屢經患難,就如已經面臨死亡之境:每次也自覺死了一般,對這世界亦不再有所眷戀。但既而一想,死後到底去何處?每念及此,心情頓時迷惘,如飄忽於茫茫大海,不能握得上岸線索。回憶星雲大師所著「十大弟子傳」中有一段事蹟:「當時佛和大弟子們,一到涅槃(入滅)時候,便能隨時進入涅槃。」我想如果能到此境界,豈不就是最美好的時候?所以我決心求得涅槃妙法,民國五十七年七月我請會性法師開示。其大意為:

「這種功夫就是依據真功德而自成的,一有足夠的真功真德便能自得,不是用教導得來的。」

聽完法師的指導我亦無法了解,只好自發誓願:「自此願實踐地藏菩薩樣之菩薩道。如做佛事,一不顧犧牲自己,盡力而為。祈望諸佛菩薩助我達成願望。」

一年後,高雄佛光山東方佛教學院院長星雲大師,初次蒞嘉義佛教會宣講「佛說阿彌陀經」,大師在這段期間闡述「淨土法門乃是最簡易成道之法」。我即刻深信不疑,自此開始實行念佛。過去我雖知道淨土法門最好,但因平時繁忙,未能深入此微妙法門。而且過於自信「自力妙智」,不曾精誠唸佛。現在開始至誠勤唸,過了兩三天便夢見這樣的情景—我的唸珠忽然飄至天空中,而我居然能奇妙地飛上天把它取回。又過幾天,我夢見當我念佛的時候,忽然念珠變成一串燦美的寶珠。再經數天,我獨坐房內念佛,朦朧中飄來一陣陣濃烈的異香,當時我還不自覺得流下淚來。還有次在失眠的夜晚,我起床唸佛,僅過數分鐘便安然入睡。

回想幾天以來的奇妙瑞相,使我更加深信念佛法門。但我所受的感應並不只限於此。有一天,家人責備我忙碌佛事實在毫無裨益,一死算了。我不敢爭辯,只默念阿彌陀佛的聖號,當時心情有如在火坑被火煎熬似的,痛苦至極;而我對這世界的一切慾望也一掃而空,僅想依賴阿彌陀佛的大慈力來救我跳出可怕的火坑。果然,我的願望實現了,一小時後,我聞到了濃烈的異香,心地也不自覺地開朗舒適起來,猶如飄忽在虛空之中。如此妙境維持了一天,最後,終於拜見了阿彌陀佛的尊容。我隨即明白一定是阿彌陀佛來接我到西方了,一時感到心臟逐漸無力,差不多在將斷氣時,猛然一想:

「我募款的『地藏經』尚未出版,此願未了,怎能生西?」

奇妙得很,這個念頭一生,我立刻墮落下來,瑞相也消失了。過了幾天,心臟仍未復元。

五個月後(民國五十九年正月二十三日)我再度遭受家人無理的責備,無路可走;又開始默念阿彌陀佛聖號。不到一小時又再聞到濃烈的異香,心也像上一次似的飄至虛空中,經過情形和前次差不多,所不同的是另發現一座金色蓮台,還聽到一陣小孩嬉戲喧鬧之聲,像是到了西方清淨快樂的境地。這天晚上入睡之時,猶恐此微妙心境消失,只好再繼念阿彌陀佛,直到天亮不覺厭倦。這微妙心境繼持續兩天,我的心臟已無法支持了;在我明白阿彌陀佛再次接引我到西方了,猛然,又興起了一念:

「我應繼續行道,宣揚地藏菩薩的大誓願,現在還不應該往生西方勝境享受快樂的啊!」於是再度墮落下來。

兩度臨西妙境雖未西去,卻使我了解多年來所疑問的涅槃之法。臨西之時,物慾、人情均不足令我牽攣掛念,只有「地藏經」使我掛懷。如此看來,地藏菩薩一定和我有段殊勝因緣的吧?我應好好體念地藏菩薩的大悲願,繼續行道才對,我如此想。

誦地藏經,使鬼道中亡魂超生

據民間古例,每年農曆七月,陰府大開鬼門關讓亡魂盡出。往往有些人基於恐懼,在這月不敢外出。我在未信仰佛教以前,也不例外;自從深研佛法以來,精神寬度舒適,安然自在,也就不再害怕了。但,不知何故,今年七月一日夜晚上床以後,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值到欲入睡時,忽夢一年輕女亡魂,直接步行到我身旁,仔細觀看,她整個臉和全身生滿了瘡,令我不由得生懼而警告她:

「妳的疾病會傳染別人,請不要接近我。」

說罷我醒過來,開始並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然而到了第二天,還是不能安睡,這一晚夢見一群亡魂,大多為男性的老年人,每個人是那樣衣衫襤褸,臉上長滿了可厭的鬍鬚,像乞丐似地落魄的樣子,對我說道:「請妳隨我們到我們的居處。」

我默默地隨他們行走,結果發現自己到一塊墓地,四周是寬廣無垠的草原,而這群乞丐在草地上舖下草蓆,臥在蓆上睡眠。

一睡醒來,夢中情景依然清晰。我想兩次所夢的人,一定是鬼道孤魂,欲要求我為他們誦經;如果我不理會他們,那麼他們必定會連夜來干擾,使我不能安睡,甚至最後會使我招致疾病,於是想起「地藏本願經」裏世尊所說的一段話:

「若未來世諸眾生等,或夢或寐,見諸鬼神乃及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嘆、或恐或怖。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過去父母、男女弟妹、夫妻眷屬、在於惡趣,未得出離,無處希望福力救拔,當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願離惡道。普廣!汝以神力,遣是眷屬,令對諸佛菩薩像前志心自讀此經,或請人讀其數三遍或七遍。如是惡道眷屬,經聲畢是遍數,當得解脫;乃至夢寐之中,永不復見。」

所以從七月初三我開始誦「地藏本願經」,果然當晚便得安眠。連續幾晚,再無其他意外,我想大概他們都超生去了,遂未再誦。這樣經過了七天,到了夜又夢見自己獨入冥界,沿途看見一大片繁雜低陋的小房屋擁擠在一起,屋內污穢不堪,荒蕪淒涼,沒有什麼設備,只有人躺在裏面,有些室裡還設有豬欄,看來更加骯髒淒涼,其悲慘的情形,令人「慘不忍睹」。

我隨意走進一屋,遇見一位年約六十歲的男人。他見到我,悄悄的命一小孩盛飯請我,我急忙阻止他:

「不必盛了,我不想吃。」

我正對四周牆壁的污穢感到不安時,忽聞人聲說道:「念阿彌陀佛便能使之成為清潔之地」。我即刻唸出「南無阿彌陀佛」,真妙,果然這污穢至極的屋內一下子變得既清潔又光明。

我立刻離開,再走一段路,最後又進入一房屋,發現房內有位年約四十歲瘦骨如柴的男人。這個男人一見我進屋,很不客氣地伸出手想來拉我,當時我想急忙逃避他。可是一看房門,窗戶全部是關著的,這時候我真是走頭無路。就在這一瞬間,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膽量勇氣,指著窗戶,我忽然厲聲喝道:「開門」那人居然應聲開窗,我很快地跳窗,逃了出去,那種靈活的跳躍連自己也覺得驚奇。不久就驚醒過來。

翌日,我開始每天誦「地藏經」直到十二日才停止。以後幾天每晚都能安然入睡,十三日至十五日三天為自己祖先讀經。十八日再次夢見自己被無數亡魂包圍,當時我告訴他們:

「大家只要念佛,就能見佛;若時常念佛,就等於時常有現錢,不必再憂患窮困。」

說完以後,自身就如處於虛空中,清淨異常。眼前忽現一座停滯朵朵祥雲的幽雅山景。這些圍在四周的亡魂,每人都露出欣喜的表情,走向那座幽美的山。

自此亡魂不再來干擾我了。這次的靈感最為奇妙,能使亡魂豁然大悟,立刻成道而去。

誦地藏經超生畜類

眾生之心本皆同為一體,只因各造業力的不同,以致於產生了千差萬別。上至具有廣大神通力的天王、天神,下至力量最薄弱的微細如蚊、蠅、蟻等的低等動物,共有千萬種。而比較起來,能出生為人的因緣,實在稀少。故此我們應當特別珍惜這份生而為人的因緣,而有所作為,方不辜負難得的人身,切不可逞惡欺善,造作孽惡,最後墮落至畜生道慘遭惡報。

往往有人說:「有誰看過天堂?有誰見過地獄?」說這話的人實在是太缺乏智慧。事實上,天堂、地獄都在世上,善者就是開天堂;惡者自造人間活地獄,殘害大眾,然後自墮其網。

我第一次超度異靈的因緣,是在民國五九年的某一天。我發現一隻骨瘦如柴的白母貓到廚房盜食,看它餓得十分可憐,由於一種很自然的憐憫心,我拿飯飼喂它。二個月後生了三隻白色的小貓,後來才知道這隻貓是鄰近人飼養的;因為它常生小貓,使人養不勝養之煩,所以把它丟棄。三個月後母貓又生兩隻小貓,我將其中一隻送給別人,留下一隻飼養,長得白胖、可愛。有一次我正在佛桌前誦經,這隻小貓忽然跑到我的身邊哭泣,最後非常痛苦地倒在地上,當時鄰居的一位太太見了說:「這小貓好像吃了被毒死的老鼠。」我一想,可不是?剛纔曾見它在吃死老鼠,可能是真的中毒了,看來它已沒有活命的希望,於是為它念「南無阿彌陀佛」。幾分鐘後,小貓果真死了。

我見小貓在瞬間慘死,非常傷心,飲食不入。當那晚欲入睡時,彷彿發現小貓的形影,在外子的寢室徘徊,略帶恐怖狀。醒後,我想必然小貓靈魂不散,還在家中。於是就為它誦地藏經,祈求地藏菩薩指引它。明天再誦一次,在翌晨天明時,夢見小貓在外面道路上行走,而後頭和身體朝向天空,顯得愉快無比。

夢過後,我知道小貓已藉地藏菩薩之力超生了。因在門外路上行走,並且將頭、身體朝向天,就表示它已見天超生,我也因此不再悲傷了。

還有一次,就是民國六十年四月十八日,是一個下雨的夜晚,外子深夜歸來,發現一條蛇正想爬上他的床。當時我和兩個女兒都在鄰室睡覺,忽聽外子大聲喊醒我們,並說:「這是最毒的蛇,我在此地看守,妳到鄰居快請人幫忙將它打死!」我想,現正值深夜,每個人皆已進入夢境,怎好意思打擾別人?外子見我躊躇,發起脾氣來說:「這種毒蛇應該打死,別再發慈悲了,妳若不去我們通通會被牠咬死的。」

我深知外子性情頑強,如果還不去恐惹下難以收拾的風波,不得已到鄰家叩門,結果連叩兩家都沒人醒來。正感洩氣,第三家一位外省籍的莊先生應聲出來,這位先生曾有捉蛇、吃蛇肉的經驗,一聽到蛇自動準備幫忙。外子一見有人協助,便將這隻蛇活活打死;蛇未斷氣時莊先生便開始下手割破蛇肉,拿出一顆血淋淋的蛇膽,洗後吞吃下去,外子則將死蛇之身投入池水內。見到這樣的情形,我只好虔誠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其實我的內心,真是難過無比。

第二天,外子到蛇店問毒蛇的情形,店主說:「這種蛇最難捉,每到懷胎時大發雌威,爬進屋中咬人。」

我想毒蛇雖會害人,但「眾生皆有佛性」如將它擊斃,當然會結下來世的怨仇;再想,孩子的大專聯考已近,若打死生靈恐會損折福份,不如一心誦地藏經來超度牠。

第二天午後我開始誠心誠意地誦地藏經,祈求菩薩大威神力能夠指引它。果然,當晚入睡時,見到一位尖頭,皮膚黑的女人,雖然不會講話,但嘴一張一闔地,好像欣喜地要對我訴說什麼!

因我曾幾番遇見靈異,一看隨即明白這女人必是母蛇的元神。以後再為她繼誦兩天的地藏經,方告結束。

深入菩薩的大誓願中,隨見妙法

談起地藏菩薩的大誓願力實有造化天地,周轉萬法的妙用。不是嗎?不論是在陰寒的冬天,或在風雨交加的日子,我每一誦經,不到一小時,就如同撥雲見日;甚至在熱暑之時亦能見雨轉為清涼。

就拿今年來說吧,我的居住地嘉義縣正值旱災,農作物因缺水滋潤,已呈一片枯死的景象,加上瘟疫盛行,人人苦受其害。我見事情嚴重便開始誦地藏經求雨,結果第一天下了小雨,第二天也是,到了第三天誦畢,心想:一定是我的願力不足,才無法求得大雨。但,恍惚間我突然想及:「地藏菩薩大發誓願,歷盡萬劫,毫不懈怠,積極拯救一切眾生,得為萬人敬仰。反觀一些充滿邪心逞惡欺善的人,飽食終日,無所用心,但知迫害他人,恬不知恥,自然結果受人唾棄,永墮萬劫不復之地。前後兩者相較,實有天壤之別,如此看來,心之為用豈不可怕?人生於世僅短短數十寒暑,轉眼即空,實不必逞惡欺善,失卻做人的價值。六道法界中成佛率以人道為最高,自古諸佛菩薩皆自人道興起,所以我們應好好把握人生,依照佛法修持成佛。」

思潮至此,不免為自己的愚鈍自感慚愧,頓時內心夾雜著堅韌無比的毅力。再經過一小時,想不到大雨忽然傾盆而下。如此一連幾天,都大雨滂沱,使得旱災全消,萬物更新。

還有一次,我獨自忖想:冥途受苦的眾生那麼多,以後如有時間一定要繼續誦經超度他們。當時雖有此種想法,但依目前環境看來,阻礙甚多,實在不能如願。可是,當晚我正熟睡時忽聽睡在身旁的女兒喊著說:「慢慢來吧!不要吵,等到時機一到就幫你們辦好。」女兒不但口說還用手對人比著。我聽了她的話,不知其因,也沒放在心上。過了一天她對我說:「媽!昨晚我夢見人山人海的群眾要湧進門來,被人阻止說:『慢慢來吧!不要吵,等到時機一到,就幫你們辦好。』」聽孩子一說,我大吃一驚;太奇妙了!昨晚所想之事這麼快就通達冥府,無數眾生已前來催我誦經?由此看來,地藏菩薩妙力真是難以推測,神奇無比了。繼後又想:每天實有千萬億的性命,生生死死,不能自主的輪迴於苦道。像念佛,誦經確能使他們解脫諸惡道的痛苦,那麼我就應該克服一切困難,繼續下去。其實唸佛,誦經一方面是助人,另一方面還幫了自己,因為每次唸佛,誦經時,心地立即開朗大放光明,普及諸法界,使冥途眾生即時超生;所以,雖誦千萬億遍也不感厭煩。我想以後一定會有更多的大德,宣揚地藏菩薩的大誓願力,讓一切眾生早歸淨土。

超度冥途眾生之法

地藏菩薩之大悲願雖流傳世間,惜真能了解其本願的又有幾人?若有人願行菩薩道,地藏菩薩將暗中引導此人達到成功之途。反之,誦經僅為利養,心無善意,則當不能獲得靈感,因此可知,若要超度冥途眾生,只要內心清淨,不在限誦何經,或唸任何聖號。

今略述我於不知不覺中唸阿彌陀佛聖號,使冥途眾生得解脫之實證如下:

去年冬天,娘家有位親戚去逝了,我去參加葬禮,那時天氣十分嚴寒,又下著大雨,出葬的途中,由於我坐在車內,而免受雨淋。直到墓地,大家下車,方才停止下雨。聽說下葬的時間是在下午五點,現在時刻才四點鐘,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以自由行動。於是,數名道士,乃脫下道衣,聚攏在一處賭博,有些扛棺木的人,各拾一些枯草及腐爛的棺木碎片,點燃後,圍起來烤火。

我想,下葬的時間還很久,不如在此唸佛,乃邊走邊唸著佛號,走到一處,發現幾個未下葬的棺木放在山上,奇怪的是,此種淒涼的景象,並未使我心驚肉跳,反而生出無上清淨的心情;同時,亦使我領悟出往昔許多高僧大德(如迦葉尊者本是大富豪家的獨生子,相貌莊嚴,和佛一樣具三十二相),何以喜歡居住於墓地修持苦行?因為,此地雖然淒涼,卻無塵世的煩囂和競爭,足以令人平息諸慾念,得到真正的清淨。在此種見解了,一直唸佛,不知不覺中,所見的一切及所聞的聲響,幾乎皆化成阿彌陀佛清淨的法身。

後來,在回家當晚,合眼欲睡時,於矇朧中又發覺白天去的那個墓地,擁滿了無數人,都穿著整潔的白衣,露出欣悅的表情,沐浴於陽光下。

隨後我即明白,先前在墓地唸佛,竟淨化了無數亡靈,使他們獲得解脫。

至誠唸佛能使諸亡靈超脫冥途之苦

這是我在最近體驗的靈感事蹟。此部拙作自民國六十一年四月出版後,意外地深受各界大德人士的歡迎,承蒙台北市吳重光居士翻印一次,接著台北華巖佛教蓮社成一大士及徐槐生居士亦再翻印,至今更蒙受佛光山星雲大師惠賜添序,大排印。本地諸大德欣聞星公上人欲主辦這次印行,紛紛出資助印,更有位大專青年鐘年照居士,利用暑假期間前來幫忙,促此因緣更為殊勝。

這位青年,平常十分勤奮讀書,具有超人的智慧,為人篤實,謙虛,像他這樣年青的人就能深究佛法,不想貪戀世間的慾樂,堅強地追尋無上光明大道的途徑,相信以後必能發揚光大。

其他像張素琴師姊、林黃軟師姊們對於本書的募款,都盡很大的幫忙,實在使我感激不盡。

回想星公上人開始計劃辦理此次印行以來,僅僅在二十天內,即獲得如此多的法緣,使我深深感受到星公上人的威德力量,確實是宏遠不可思議。

在我接受募款完畢那晚,便發生奇妙的事情。那天,我睡到深夜一點多鐘的時候,恍惚中,感覺出一群亡靈臨頭,藉著睡在我身邊的女孩子的口發出聲音對我講話,要求我設法使他們超脫。朦朧中,我明白他們的來意,但因亡靈為數過多,尤其現在,正值每個人甜睡的時候,確是無法為他們誦經;這時,除了唸佛之外,真是來不及了

幾天以來,因為諸教友託咐誦經、寫稿件及料理家務,身心俱疲。每天四點鐘就必須起床,因此,每上床睡覺,便忘記一切,睡到天明。現在覺察到諸亡靈集在身邊,便設法起床唸佛,但發出毅力,默唸阿彌陀佛的聖號,大約持唸數分鐘以後,覺得內心純為阿彌陀佛的聖號,非常微妙。但,另一方面,諸亡靈似乎乘隙欲侵入我的心湖,擾亂我的淨念,此時,我更發無限堅毅的力量,不斷唸佛,如此,隨即覺察到自己所唸的佛號皆形成千億萬斤重的壓力,將諸亡靈存在的念頭,全部壓制下去,唯有無限清淨的光明存在心中。在這一念之間,前所感覺到的陰慘之氣已經消散,女孩子在睡眠中向我講話的可怕聲音也終止了。因此,使我明白諸亡靈已藉唸佛之力得到超脫,更令我領悟到世間修道的法門雖然很多,但以唸佛的法門最為殊勝

兩年前的某日,外子大發雷霆,怒髮沖冠,責我是迷信者,且找出一堆經書拿至外燒毀。當晚外子在床上輾轉難眠,至深夜於朦朧中突見一女鬼,身穿黑衣,披頭散髮,面貌恐怖,竟然很不要臉地要與他同睡。外子大驚失色,要立刻驅逐她,可是身上卻似有千萬斤之重在壓迫著,怎麼樣也發不出聲來。勉強拿枕頭,換一臥睡方向,意欲逃避此女鬼,不料此女鬼亦隨他轉方向再度接近。如此反覆數次,直至天明,才消失不見。

第二天,外子悶聲不響,上班時但感頭痛如絞,不克工作,即至醫務室打針,不料針藥竟副作用而致暈倒,幸為醫師急救。返家後又裝若無其事。但到鄰居蕭先生處所說:

「前晚夢一女鬼,災難即接踵而來,險些喪命,莫非近日運氣欠佳?」

幸蕭太太即刻告知於我,始明瞭外子遭了災難。

俟外子返家時,一問,外子老實相告,且責我引鬼驚嚇於他。事實我亦不明女鬼的來意。二月後,外子又故態復萌,當晚即再夢見此女鬼,其面貌較上次的猶為恐怖,並向外子厲聲呵斥說!

「此後你若敢無理取鬧,一定把你帶至陰間受苦!」

數日後,外子道出此事原委,我甚感疑問。

若真是女鬼,定將引入墮惡道,為何此一女鬼,再三警告外子要向善道?莫非護法神抑地藏菩薩所化身,特來勸化於他?

此後外子的性情,略有變化,女鬼亦不再來糾纏。但時間久了,竟忘了女鬼的警告,故態復萌,常無緣無故發脾氣。

某一天晚上,我遂夢見外子率領大群亡魂返家,有沒頭的,身斷成二截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等皆似病人,面貌萎黃不振,奄奄一息,雜亂臥於外子房,當我發現時,即拿竹鞭向他們說:

「大家快滾出去!」諸亡魂即立刻起立,並應聲「好」。

我遂用竹鞭打在一亡魂背上,並念句「阿彌陀佛」,奇怪極了!當我念畢,亡魂即刻變為一身材高大,健壯、愉快,穿著整齊的人。前所見之窮苦潦倒,殘廢肢體,已不復見。

我繼續鞭打各亡魂之背,而且隨即緊念:

阿彌陀佛」,但見無頭鬼變成有頭,分解之肢體亦併合為完整之身,不知不覺,被我鞭打之亡魂已達數百,記得初見僅十名左右,不知何時,從何地蜂擁而上,竟有數百人擠在戲院裏,他(她)們個個神情愉快,正在看戲,戲終,這群巨人出門之際即一一向我回首點頭稱謝,有的竟撫摸我肩頭,表現極感謝的態度。

最後,發現還剩二人未打,正要繼續打時,外子正在廚房洗臉刷牙,聽我念「阿彌陀佛」,急忙跑來打我手說:

「妳這神經病,竟連睡覺都念起『阿彌陀佛』來。」

我隨即醒來,告訴他:

「我剛才夢見一群亡魂,在您房內;我正在一一超度他們,最後只剩下二個人,想不到竟被您吵醒了。」

外子聽我說完,現出異常驚駭的表情,即不再責罵我了。我心裏想:如果不是夢中念佛超度亡魂的話,恐怕他們將要受到更悽慘的災禍也未可知。

唸佛所獲殊勝功德

最近,我從很多人聽到些關於唸佛所獲的感應,尤其是學生們,平常受不了繁重的功課壓力,自從信仰佛教,認識了淨土法門,開始唸佛以後,無論在行住坐臥似乎皆有諸佛菩薩的庇佑護持,使內心安然自在。如有時,在考場上遇到難解題目,默唸數聲阿彌陀佛的聖號,隨即心開意解,很順利地寫出答案來。可見阿彌陀佛的大慈威力,實在不可思議

現今,社會人士,對於佛法的認識較為了解,但,一般人仍覺得唸佛只是老年人的事情。殊不知,唸佛正是體解大道、發無上心,消除災障增長智慧的不二法門,因為,萬法無一不是由自性之智慧所生,若能有此般智慧,便永不致墮於諸惡道受苦了。

曾經有位中興大學的學生寫信給我,說,他是初依佛門的三寶弟子,因在學業及精神上受盡打擊折磨,請我指引開導廣增智慧之法。我隨即回信道:

「你已經進入佛門,深究佛法,必定是具有大福慧者,你自認為智慧不及人,實在是太謙虛了。像你如此有為的青年,若欲追求無止境的智慧。請你要自熄諸妄念清淨其心,因內心清淨便是慧光明現,若欲自淨其心,勸你要默唸阿彌陀佛聖號,乃至菩薩聖號。唸佛功德、無上甚深微妙,如水能滌污、無不令人逢凶化吉、去惡遷善、返本歸真、識本具之佛性。」

他接此信後,歡喜信受,開始勤唸佛號,以後便很快領悟佛法,心門大開、無說自解,精進學業,亦常至寒舍來和我談論佛法。現在,他住慈明寺,並利用暑假期間幫忙做佛事。

最近,他寄份「明倫社」特刊給我,內中詳載台中佛教蓮社蓮友李月鳳老居士往生事蹟。此事,我曾在其他月刊上讀過,詳細情形並未報導清楚,這張特刊並有彩色版的舍利形像、金剛座的佛形相,扶杖的觀音菩薩形相,奇異鳥形及唸佛之形等,使我萬分的驚異。

數日後,他再到寒舍和我談論佛法,當時並有張素琴師姊,張蔡餘師姊在場,大家一起談論李月鳳老居士所獲唸佛功德,不禁對於李老居士所獲感應,頻頻稱奇,因過去能獲舍利者,多屬諸佛菩薩及高僧大德,在家居士僅偶能收些較少或較小的舍利,因在家居士有恩愛及種種業緣纏縛,內心不能清淨,能像這位居士獲取如此之多的舍利實在罕見。以一女性之身,何以能行深到如此地步?後來我向素琴師姊道:

「因為,李老居士平時專誠勤唸佛號及觀音菩薩聖號,毫不懈怠,久之結成佛形相和觀音菩薩形相的舍利,這真是不可思議,當心地達到真正清淨時,便是舍利結成,但若妄念再生,即不能結舍利。所以,我們唸佛的人,在未往生以前應該明白自性中的西方淨土。如在我居住的環境裡,和喧嘩的外界隔離,四周都是花草、樹木、翠竹清池,時常有小鳥歌唱,每日清晨,在這裡唸佛,倍覺清淨,所見一切景物都似阿彌陀佛的清淨法身,鳥啼的聲響亦似阿彌陀佛宣流的法音。李月鳳老居士所獲舍利,其中有奇異之鳥形,必是這個原因。」

她聽後,非常驚駭地道:「妳的修持真太妙了,但如何會檢到唸珠之形相的舍利呢?」

我說:「這也是表示至誠唸佛所感妙果,像我以前唸佛,在覺得內心清淨達到極微妙時候,彷彿感覺自己手中唸珠,變成一串燦爛美麗的珠寶。這種瑞相,我曾寫於靈感記中,因在經典上無此類記載,也未聽人講過,或許有人會懷疑其真偽,但現在,我接到此刊,真是萬分高興。想不到以前我所寫的靈感事蹟—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竟發覺手中的唸珠變成一串美麗的珠寶—,這與李月鳳老居士往生所獲唸珠形相之舍利不謀而合。」

我繼續說:「唸佛功德十分高超,只要工夫用得深,便能覺察到諸佛菩薩法身的臨在,在任何時候,皆不會為塵緣所染。」

她聽後十分感動地說:「稱唸阿彌陀佛聖號確能引人進入清淨勝境,但,稱唸地藏菩薩的聖號是否亦能體驗到如此勝境,師姊妳的體驗如何?」

我略微思考之後,回答道:「這很難以用言語表達,我曾親身經歷過一種感應,現在講與妳聽:以前,我曾被邪惡的人所欺壓,內心感到十分不安,只好默唸地藏菩薩聖號解脫內心的痛苦,終將險惡困境化為吉祥。其中道理非用言語文字所能形容,是不易使妳了解的。」

她點點頭。我再說:「依我的經驗,世界上實在有許多不善之人,像那種欺善怕惡之徒,當他發起脾氣怒髮沖冠、暴跳如雷,傷天害理、損人利己,而且居心叵測,慳吝苛薄固執、欺凌壓迫、不肯饒人。如此之輩,唯有靠地藏菩薩憐憫他,以大誓願力淨化他,使之存誠去偽、改惡向善、則天下太平,人人皆能得到安樂,每當我思念地藏菩薩「地獄未空,誓不成佛」豪語,更使我對地藏大士頓生無限虔誠敬畏之心,雖唸千萬倍聲地藏菩薩的聖號,也不會覺得疲倦了。」

素琴師姊再露出欣喜之情,說:「妳的見解真使我感動萬分,謝謝妳!以後,我每天一定要持唸佛號及地藏菩薩的聖號。」

民國六十二年癸丑夏月  林慈超謹記

創作者介紹

顏琁有

Curtis38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