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大師的故事(04)
接續自
http://curtisyen74.pixnet.net/blog/post/27665766

22.北道絲路 (630年,29歲)

奘師抵達伊吾,當天即掛單於城內的古剎玉佛寺。寺裡有二位中國僧伽,其中最老的一位,一聽說奘師來到,高興地連衣服也沒有穿好,鞋也來不及套上,就跑出來迎接他。一見到他就相擁痛哭,既悲又喜的哽咽說:「想不到今生今世還能再遇到故鄉來的人。」奘師也因剛剛歷盡艱辛脫險,自然是無限傷感,不禁相對哭泣。

奘師西來求法的消息,是早在涼州就已傳遍西域各國了。所以他一到伊吾,玉佛寺就熱鬧起來了,各方道俗爭相參禮邀供,連伊吾王都親自前往拜見,並迎請奘師入宮受供。

一時胡僧胡王,多來參謁,大家爭著要請奘師到他們那裡去應供。

23.專使來迎


這時,高昌國國王麴文泰,因早聽說法師西行的消息,已派了使者,先在伊吾探訪。

這天,高昌使者正欲返國,恰巧遇上了法師,立刻飛馬回報國王。國王聽說後,除了一面打發人通知伊吾王,設法留住法師外;另一方面更選備上乘的馬數十匹,派遣了重臣,一路上驅駝設站,準備迎接法師。

奘師在伊吾停留了十多天,高昌國王的專使便到了。專使見了法師,便把國王殷勤禮請的意思告訴奘師。本來在奘師的行程計畫裡,打算直接向西北前進,並沒有經過高昌國的打算。但是現在高昌王這樣誠懇的邀請,在盛情難卻之下,只好改變行程,經由南磧進入高昌。前有高昌國的專使帶路,後有伊吾國的人馬送行,一路浩浩蕩蕩,經過六天,來到高昌邊界的白力城(今新疆的吐魯番)。這時已是黃昏,奘師本想在城裡休息一晚,但迎請的大臣和專使卻懇求說:「這裡離王城不遠,大王渴望見您心切,恨不得馬上就能拜見您,還請慈悲垂允,換馬前進。」奘師不忍拒絕,就放棄休息,連夜趕路,於三更時分來到王城。

24.厚禮接師
(高昌國)

高昌王麴文泰一聽到奘師已到,下令大開城門,迎接奘師進城。

只見高昌王城燈燭輝煌,照耀得就像白天一樣。侍從及宮女簇擁國王及王妃分成兩列,前後執燭迎接。高昌王恭敬的扶奘師下馬,坐上華貴精緻的轎子,在美妙的音樂聲中,進到皇宮後院的重閣,在寶帳中昇座,接受高昌王及文武百官的頂禮,其被禮遇的程度,不輸任何國賓。高昌王自稱弟子,虔敬的說:「弟子自從聽到奘師的尊名就欣喜渴慕,日夜期待與您相見。又得知奘師今晚可以到達,所以特地與后妃等人通宵未睡,在此焚香讀經,恭候法駕。」高昌王這種恭敬虔誠的態度,讓奘師深受感動。

不久,王妃與數十侍女,又一一前來禮拜。等到天已漸明,大家都有倦意,這才回宮就寢,只留下太監數名,侍候法師休息。翌日法師尚未起身,高昌王卻已率領王妃等人前來請安,這樣的禮遇,真是難得。

高昌國王麴文泰,對玄奘法師的恭敬接待,真是無微不至。除了第二天親自陪同法師到王宮近側的道場安頓以外,另外還安排武士護衛,派太監侍候,並請來國內兩位高僧與奘師同住。顯然高昌王的用意是想勸請奘師留在高昌,不要去天竺了。然而奘師對這番盛情,卻是婉言拒絕。

25.富貴不移


奘師在高昌一住就是十多天,可是高昌王對他的去留,卻隻字不提。奘師很想繼續西進,就主動向他辭行,但沒想到高昌王說:

「弟子曾托二位法師勸請您永遠留在這裡,不知意下如何?」

「大王的恩寵,銘感內心;但因有違初心,歉難從命,請見諒!」奘師回答說。

王不氣餒,繼續勸說:「弟子曾與先王同遊貴國,從隋帝歷東西兩京,見過多少高僧,心未欣慕;但一聞奘師之名,即身心歡喜,乃至手舞足蹈,故留師止錫於此,盼能受弟子供養終身,令全國人民皆皈依師。並望師在此講授僧徒,教育僧材,使他們能夠執經充師。還請師察納微意,勿再以西遊為念。」

奘師聽完高昌王的陳述後,雖然受到感動,但也只能好意心領,婉言陳說:

「大王的盛情厚意,貧僧愧不敢當。只是這次西行並不是為了名聞利養,乃是因為我國的經教缺乏,教義不詳盡,疑惑爭議很多,所以才有西行求經之舉,就如同善財童子為求真理,四處參訪一般,理應日日堅強才對,又怎能半途而廢?還願大王察納我的心志,收回王命。」

可是高昌王仍不死心,如此數度往返答問,最後王無計可施,竟表現出不高興的樣子,堅持強留,甚至以將他遣送回國作為要脅,可是奘師意志非常堅定地表示:「玄奘西來,只為求法;如果在貴國受到阻礙,也只能留下我的屍骨,我的神識仍是留不住的。」

奘師與國王兩人間,雖然言詞相對,幾乎決裂,但國王也因此對奘師的供養更加殷勤了,每天進食,皆躬自捧盤送呈,恭敬如前。

另一方面,奘師因被阻留,故決定宣誓絕食,終日端坐,連水漿也不進一口。直至第四日,國王覺師氣息漸惙,心中深生愧懼,只好屈服,向奘師禮拜謝罪,答應任師西行,並請其早進飲食。奘師恐王有詐,要王指日宣誓,方肯進食。

26.佛前誓約


高昌王對玄奘說:「如要宣誓,就請師共至佛前,更進一步的共結殊勝因緣如何?」奘師同意了,高昌王便將母后一併請來作見證,與奘師一起上殿禮佛。在佛前,高昌王滿心歡喜的立下誓言:一、願與奘師結為兄弟。二、將來奘師取經回國的時候,須留在高昌三年,接受供養。如果將來成佛,自己願能像波斯匿王般,作奘師之檀越護法。三、請奘師繼續留在高昌一個月。這期間,一方面請為我們宣講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同時也讓我有時間為您準備路上用的行裝。

就這樣,一個原本僵持不下的僵局,在奘師的堅定意志下,圓滿收場了。

高昌王為了奘師開講仁王護國經一事,還特別搭建了一座可容納三百多個座位的大帳篷,自太后以下,國王及妃、文武百官等,都入座恭聽。每天開講前,照例由高昌王親捧香爐迎請,然後伏跪法座前,請大家踐履登座。法會圓滿當天,不但行裝準備好了,設想周到,巨細靡遺,而且挑選了四名優秀的少年,請奘師剃度為沙彌,作旅途上的侍者,其他如送給沿途各國王的禮品及關照奘師的書信也都一一備妥。

27.隆重送行


高昌王麴文泰,在奘師講經期間,同時命令屬下為師準備行裝,因西去多寒,共置備法服三十具,連遮避風砂的面具手套靴襪,都一齊新製。又贈黃金百兩,銀錢三萬,綾絹五百疋,充作奘師往返二十年間所需資財。另備馬三十匹,伕力二十五人,並派遣殿中侍御史歡信,送師直達葉護可汗處;寫了二十四封書信分送給屈支等二十四國,每一封信都附大綾一疋為禮,另給葉護可汗獻呈禮品綾絹五百疋,果食兩車,信中拜託其沿途照會各國,接待保護奘師,等同接待自己一樣。

奘師非常感動高昌王為他準備得這樣豐富,設想這麼週詳,連夜寫信,表達他的謝枕。高昌王含淚讀完書信,一想到奘師天明就要離開,竟難過得睡不著,一坐到天亮未曾閤眼。翌日國王見到奘師,只說兩人既然已許為兄弟,國家的資財,便為共有,又何必道謝呢?

奘師臨行的那天,王與諸僧及大臣、百姓等,幾乎全都出城送行,國王抱住法師不禁慟哭,僧俗臣民都被感動的哭起來,悲傷的離別之聲,振動了城外山谷。國王命諸妃及百姓等先行還城,自己則與諸大臣等又乘馬送行了數十里,才依依不捨的分手還城。

28.阿父師泉
(阿耆尼國)

離開高昌國,奘師繼續西行約百餘里,來到阿耆尼國境(今新疆焉支)。

這裡有一名叫阿父師的名泉,在砂漠地帶的一座絕壁之上,崖高數丈,水自半崖而出,相傳曾有一段奇異的因緣。據說往昔曾有商侶數百人途經這裡時,水都用光了,一行人饑渴疲憊,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候,群眾裡有一位行腳僧,什麼東西也沒帶,一路上都靠大家供養過活,可是他一點也不緊張。

於是大眾中就有人建議:「這位出家的師父,我等一路供養他飲食,現在大家斷了飲水,他卻一點也不憂慮,也該叫他想想辦法啊!」

這說話的人,原本帶著責備的口吻,但沒想到這位僧人聽完,卻一口答應下來,並對眾宣示說:「你們欲得水者,先要禮佛,接受三皈五戒,然後我再為你們登崖求水。」

大眾雖然半信半疑,但眼看別無他法,只得依從他的話,全體向空遙禮佛陀,接受了皈戒。受戒完畢,僧人又教大眾,等他登上絕壁後,齊喚「阿父師為我下水!」。眾人等到僧人登上砂崖以後,就依教而行。不久,果然水從半崖湧出,大家無不歡喜雀躍,趕緊將皮囊盛滿泉水。可是等了許久卻不見僧人下崖,於是大家都登崖觀看,才驚見僧已端坐入滅。大眾雖然為此悲號不已,但也沒辦法,只得依照西域的禮法,在僧的坐處舉行火葬,並聚磚石為塔。

這塔至今依舊存在,水亦從此不絕,給行旅往來的人,帶來許多便利。此泉水非常奇異,不論旅人多少,水始終用之不盡;若無旅人時,則僅冒出些許津液。從此,這裡就命名為阿父師泉。

奘師與眾經過阿父師泉時,聽了這一段數百年前的求水因緣,無不感動異常,是晚就宿在泉旁,準備次日再出發西行,越過艱險的銀山。

這銀山在過去本是一座銀礦,西域諸國的銀錢,大都從這裡生產。可是礦產採完以後,這裡就沒落了,並且成為盜匪出沒藏匿的賊窟。奘師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前進,行至山西的險道時,不幸遇到一群盜賊,好在仗著人多,僅被劫去部分的財物,幸未傷人。本來當天可以抵達王城,因遇賊耽誤,行近山下,天色已暗,因此就地於川岸露營夜宿,準備次日再行入城。

但同行的商侶數十人,因為要趕著隔日早上的買賣,提前入城,於半夜就悄悄的出發。不意前行十餘里時,又遇到一批盜賊,不但劫盡了財物,還全被賊人殺害。等到次晨,奘師等一行經過這裡的時候,只見遺骸滿野,無一倖免。

師等見狀傷嘆不已,亦可見西行旅途之艱難。

29.拜寺禮佛
(屈支國境)

往前不遠,王城在望,阿耆尼王早已親率大臣出城迎接,延請奘師入宮供養。但由於這個國家過去曾被高昌國侵擾過,還記著舊恨,所以不肯為奘師補給馬匹,因此一行人僅留一宿,便繼續西行四日,渡過兩條大河,步行約數百里,才進入屈支國境。

奘師等人將近王城時,屈支國王早已率高僧木叉鞠多等前來迎接,並在王城東門外,懸旗旛蓋,安座供陳佛像,奏樂迎接。

奘師就坐後,就有一僧高擎鮮花一盤,授與法師。奘師接過花後,再至佛前散花禮拜,一路入城,隨著地上散花而行,每至一寺,受花受食果漿,輾轉巡禮各寺,直至日落方畢。

奘師入城以後,先在城東南一高昌寺駐錫,因此寺的僧人均來自高昌,因此一聽說法師從家鄉來,就先迎請奘師在其處過宿。

次日國王請師進宮應供,但食中有三淨肉,為奘師所拒絕。國王深為詫異,奘師這才告訴國王,說三淨肉乃為方便漸教所開,非大乘原來宗旨,所以不能接受,只願接受其餘素食。

奘師受供後,便直接前往王城西北,昔日鳩摩羅什大師曾住過的阿奢理貳寺參訪。該寺的現任住持木叉鞠多長老,曾遊學印度二十多年,對「聲明」之學最有心得,一向為王及國人所尊重,號稱「獨步見」。奘師到時,他因為輕視奘師年輕,便僅用普通的客禮接待,並且還不客氣的說:﹁我們這裡舉凡雜心、俱舍、毗婆沙等論典,一切應有盡有,你就不必再冒險前往婆羅門國了,徒受艱苦。「奘師見他語氣傲慢,就故意問他說:﹁你可有瑜伽師地論?﹂鞠多說:「何必要問這本邪見書呢?真正的佛弟子,是不學這些的。」

奘師對這位高僧本來還滿懷尊敬,但聽了這些話後,就知道他的知見不正確,因此當場與他辯駁說:「婆沙、俱舍在我國早就有了,我只是有感於其理疏言淺,畢竟非大乘究竟的學說,所以才西行求法,為的就是希望能學大乘瑜伽論。瑜伽論是彌勒菩薩所說,你怎麼說它是邪見論呢?」鞠多見奘師反駁,不悅的說:「你年紀輕輕,哪懂得婆沙等論的奧妙?」奘師於是馬上提出俱舍論前面的文句請他解說,但他始終無法回答。奘師只好再提出一段原文,他還是不知道,竟然強辯說論中沒有這段文字。此時正好王叔智月法師在座,對經論也素有研究,就證明論上確實有這段文句,並馬上取出一本俱舍論,親自指給鞠多看,鞠多慚愧極了,只好推說年老而忘記。

奘師辯倒了木叉鞠多以後,不僅不感到高興,反而非常失望。本來打算立刻啟程離開,但因那時的崚山山路為雪所封,無法前進,所以又在此停留了二個多月。

期間,奘師經常前往向高僧請教經論典籍。這時鞠多見到奘師,再也不敢倚老賣老,踞坐不起了。鞠多私下還對門人說:「這位大唐法師不好應付,如果前往印度,恐怕也少有人能比得上他。」

30.風雪天山
(跋祿迦國)

奘師離開屈支國時,國王又送了他許多駝馬及力伕,並親率僧俗等至城外送行。師等西行二日後,不幸於途中遭遇突厥盜賊二千餘騎。還好中途因盜賊起內鬨,繼而自相鬥爭散離,奘師等人才因此脫險,總算有驚無險。

又前行六百里,渡一小砂漠至跋祿迦國(舊稱姑墨)。停留一宿,繼續向西北行三百里,更渡一砂漠,才至崚山。

崚山(天山)在蔥嶺之北隅,山勢險峭,矗立雲霄,不見山頂,冰雪所聚,積而成崚,終年不解;仰望時,只見一片白皚皚的,看不到邊際。山峰橫於路側者,或高百尺,或廣數丈,因此蹊徑崎嶇,攀登艱阻。又加上狂風暴雪,奘師等人雖然穿著重裘,仍不免渾身發抖。想要煮食或休息,也找不到乾燥的地方可以停留。因此吃飯時,就只好懸鍋而炊;晚上睡覺,也只能把毛氈舖在冰上,將就些休息。就這樣經過了七天七夜,總算度過了崚山,到達熱海南岸。在這次艱難的過程中,凍死的徒侶、力伕,大約有十之三四,駝馬尤甚。

31.過素葉城
(西突厥)

奘師一行下山後至一清池,又云熱海(今伊西克湖),因其接鄰崚山而不凍,故得此名。周圍一千四五百里,東西長而南北狹,煙波淼茫,一望無際,不待起風而洪波數丈。師循海邊向西北行五百餘里,至西突厥,在素葉城巧遇葉護可汗正在此間行獵,於是奘師取出了麴文泰的介紹信,去見葉護可汗。

可汗身著綠色綾袍,前額纏著一丈多長的素綢,兩端拖在背後。隨從的二百多位官員,也都穿著錦袍,拖著長長的髮辮,環繞在可汗的左右。此外還有許多兵士,穿著羊毛短襖,各拿著不同的武器,有的坐在馬上,有的跨在駱駝上,大小旗子隨風飄揚,真是威風凜凜。

可汗見了麴文泰的信,知道奘師要去西竺求經,高興地說:「我現在要到遠處狩獵,兩三天內就會回來,請法師先進城安歇。」隨即派了一位近身侍臣護送奘師回宮休息。

兩三天後可汗打獵回來,立刻派人引奘師入可汗所居的大帳,帳上裝飾金花,眩人眼目,諸大官在帳前排成兩行。奘師走近大帳三十餘步時,可汗出帳迎拜,並傳語慰問,延請入坐。

這突厥國原本奉祀火神,為表對火神的尊敬,皆不設床桌,大家都是席地而坐。(因為木頭為可燃之物,內含火種,故敬而不用。)但為了對奘師表示敬重,仍為他準備了一張鐵床,再敷上舒適的墊子,請奘師昇座。接著,可汗才引漢使和高昌王的專使進帳。高昌王的專使遞呈國書及信物、禮品後,葉護可汗欣喜萬分,即請他們一同入座,並賜以葡萄美酒享用。隨後的佳餚雖多是肉類,但亦不忘為奘師另外準備素食。餐後可汗請奘師說法,奘師為他們解說五戒十善及波羅蜜多解脫之業,並勸勉他們愛惜物命。大家聽後均歡喜信受。

葉護可汗聆師法益後,留奘師多住了幾天。這期間,他勸師最好能中止印度之行,因為那邊的氣侯炎熱,他怕奘師經不起高溫,會熱出病來。而且那邊的人既黑又醜,並且粗野無禮,實在不適合奘師前往。奘師聽了之後,害怕又發生像高昌王那樣的事,馬上回答說:「為了朝拜聖蹟,求取經法,任何煎熬我都不怕,請可汗不必為我擔心。」可汗見奘師心意堅決,無法阻撓,就不再多說。但為盡地主之誼,仍然熱情的邀請奘師多住幾天,四處參觀。

奘師在突厥停留期間,看到許多奇異的風俗陋習,既迷信又愚蠢,於是建議可汗要善加教化百姓。可汗於是乘機請求法師慈悲,普施法雨。奘師為他們開講五戒及八正道,讓許多頑愚的人,因此感化向善。

奘師離開突厥的那天,可汗特地找了一名精通漢語的少年,封為摩咄達官,讓他帶著介紹信及豐厚的供養一批,護送奘師到迦畢試國。

32.事火歸正
(630年,29歲,窣利地區)

奘師一行人離開突厥,向西行四百餘里,抵達千泉名勝。(這裡數百里內,既多池沼,又林木茂盛,氣候涼爽,是可汗的避暑勝地。)自千泉再向西行一百五十里到達怛羅斯城,往西南走二百里到達白水城,再往西南走二百里到達恭御城。接著往南走五十里到奴赤建國,往西走二百里到赭時國,再經窣堵利瑟那國,最後到達颯秣建國。

颯秣建國的國王和百姓都信仰拜火教,不信奉佛教。雖然有兩座寺院,但從沒有僧侶住持,如果有路過的客僧想要投宿 ,胡人就拿火燒逐,不許停住。因此奘師到時,國王雖然也接待他,但不是出自內心的歡迎。可是經過一個晚上,奘師為他們解說人天因果與恭敬三寶能增長福報的道理以後,國王很是歡喜,從此態度大變,不僅請授齋戒,接待也更殷勤了!

可是,奘師有兩位隨行的小沙彌,卻不知道這裡的風俗,仍跑去寺院禮佛,結果遭人拿火驅逐。於是沙彌逃回宮,把經過告訴了國王。國王很生氣,下令拘捕肇事的人,並且當眾砍斷他們的手。奘師不忍,急忙勸阻。國王於是遵從奘師的意思,免去他們斷手的處罰。

從此全國上下對奘師都非常恭敬,並紛紛請求皈依三寶。奘師於是權充寺院住持,在當地啟建法會,剃度僧眾,使許多事火外道紛紛棄邪歸正,把不良的風俗慢慢改善過來。

33.出鐵門峰
(屈霜尼迦國)

離開颯秣建國後,奘師一行人繼續向西行三百餘里,至屈霜尼迦國。復經東安國、中安國、西安國、而至史國。再向西南去二百里,又入山路,路險難行,只能一人通行,又沒有水草,這樣的走了三百多里,至鐵門峰。

這鐵門峰或稱塞鐵門,是當時西突厥最險要的關塞。因山壁狹峭,而崖石多屬鐵礦,故順著地形之便,在此造了一個鐵門,並於其上懸掛鐵鈴,此即鐵門峰命名的由來。

34.后立新君
(睹貨羅國)

經過鐵門,就進入睹貨羅國。再走幾百里渡過阿姆河,即到活國,此為葉護可汗的長子咀度設(設是官職的名稱)的封地,其妻可賀敦為高昌國王的妹妹。這位高昌王妹自從聽說其兄有書信托奘師帶來以後,便日夜翹首等待,只可惜未能等到奘師抵達,便先病逝。奘師抵達時,恰巧咀度臥病在床,無法親自迎接,見到來自高昌之書信後,一時悲喜交集,哽咽不能自己。咀度對奘師說:「弟子見師,歡喜萬分!希望師能稍留一些時日,等我的病稍癒時,自當陪送師到印度去。」

不久,來了 一位婆羅門僧人,為咀度誦咒,眼見病已漸除之際,卻不幸被其新娶的年輕妻子毒殺。咀度死時,高昌公主所生的王子還很年幼,於是就被前兒特勒篡位,自立為設,並以新繼母為妻。

奘師因遇到這不幸的國喪,只好在那裡多留了一個多月。在這期間,與一位曾遊學印度,在蔥嶺以西被推崇為法匠的沙門達摩僧伽交往。這位高僧起初對奘師很傲慢,其門徒對師亦輕視。可是後來奘師僅就小乘教義婆沙等問題,與他辯論,便使他折服。從此便與奘師相見歡喜,門徒亦多生慚愧,處處譽讚奘師不已。

喪期滿後,奘師向新設官辭行。新設官告訴奘師說:「弟子所管轄的地區中,有一縛喝羅國,北臨縛茤河,人多稱其為小王舍城,聖蹟極多,師不妨前往觀禮一番,然後再南去印度。」就在奘師準備啟程前往時,恰巧縛喝羅國有僧侶數十人,因聽到咀度去世,特前來致意。彼此相見都很高興,奘師便趁機請教前往印度的路,他們立刻邀請奘師同行,並建議他從縛喝羅國南行更便捷。奘師心裡想,這真是因緣巧合,於是就採納他們的意見,立刻向新設官辭行,隨著僧侶到縛喝羅國。

35.參訪伽藍
(縛喝國)

玄奘大師隨縛喝僧數十人,來到縛喝羅國一看,發現果然名不虛傳,確是一座寬敞的城池!城廓壯麗,到處可見的寺院共一百多座,僧侶將近三千多人,不過信奉的都是小乘教。

城外西南有一納縛寺院尤其莊嚴,其內珍寶所藏甚多,時常遭到宵小覬覦,還好寺內供有一尊毘沙門天王像,威靈衛護,不讓宵小得逞。聽說不久前,葉護可汗的一個兒子,就曾帶領龐大的精銳駐紮於寺外的曠野,準備第二天進襲。當晚即見毘沙門天王,很憤怒的站在他的臥帳前,威嚴叱責他為何擾亂伽藍,企圖劫寶?說完並拿手中的長戟,將可汗胸背刺穿。可汗驚嚇而醒,原來是一場夢,但從此即經常心痛難忍。後來一度想請僧侶作法,為他懺悔,可惜請僧伽的人還沒回來,他就已經因心痛而死。

36.佛牙光瑞


寺內大殿供有佛牙一顆,長約一寸,寬八九分,黃白色,每逄齋戒日,僧俗都來聚會瞻禮,時常感發神光,希有難得。寺院北邊有一座高二百多尺的寶塔,塔中的佛陀舍利也時常放光。西南另有精舍,年代久遠,據說在這裡修行,而證四果阿羅漢的,世世不絕。涅槃後都入塔,並一一詳記其事。

大城的西北約五十里,更有一提謂城,城北四十里又有一波利城,此城中建有二塔,高三丈。據說昔日佛陀成道之初,曾受二位長者供養糗蜜,佛為他們說了五戒十善之法,並授給他們佛的頭髮和指爪。他們回國後,依照佛陀的指示,就造了這兩座塔,來供奉佛陀的髮爪,留給後世的人瞻禮供養。

在城西七十餘里,還有一塔,高逾二丈,據傳還是過去迦葉佛時代所遺留的古蹟。

37.不受珍寶


那時在納縛內,恰巧有一位來自礫迦國,精通小乘三藏,名叫般若羯羅的法師正雲遊駐此,亦是慕小王舍城之聖蹟,而來朝拜的。此師年少而智慧甚高,對小乘教義,無不通曉,他聽說玄奘法師亦遠來求法,相晤歡談之下,很是投機。奘師提出一些俱舍、婆沙諸論的問題,他都能酬對自如。因此,奘師就在這裡停留了一個多月,就讀毗婆沙論。

此時縛喝羅國的西南,有銳利陀和胡寶健兩個小國,他們的國王聽說奘師從大唐遠來,都渴望瞻仰風範,紛紛派大臣前來爭相迎請。但奘師不願旅途受到延擱,一再婉辭。後來經不起使者往來再三的要求,不得已而赴王處受供。國王非常歡喜,臨別時取出許多金銀寶物來施贈法師,但均為法師婉拒。法師西行的目的,旨在求法,對於身外之財物,一向不重視,所以益發令人敬仰。

38.親睹大佛
(梵衍那國)

奘師自縛喝羅南行,準備入大雪山。只要攀越大雪山,就可以進入印度國境了。可是雪山的艱危,加倍於前面的崚磧之地。自縛喝羅啟程,在般若羯羅法師的帶領下,先到了揭職國,再往東南入大雪山,這是到印度國境前最後一段,也是最艱苦、最危險的旅途。長六百多里,道路盡是冰河和沙漠形成的羊腸小徑,險象環生,若非求法心切,何必冒生命的危險,受這等的苦?經過了這段艱辛的歷程,終於到達梵衍那都城。這是一個山國,雖有寺院僧侶,也都屬小乘。

梵衍那國王一聽說玄奘法師到城,即出迎延請奘師過宮受供,一連好幾天,那裡的摩訶僧祇部學僧阿梨耶馱婆與阿梨耶斯那兩人,通曉法相,見了奘師,都驚歎我大唐遠國,能有這樣好的僧相。他們非常慇懃地引導法師,到各處去朝禮參觀。

在王城的東北山阿,有立佛石像高百五十尺。向東建有一寺院,寺院的東邊還有一尊[金俞]石雕鑿的釋迦立像,高一百尺。[金俞]石似金,是一種自然銅之精,產于波斯國,像黃金一樣,不會發黑的一種礦石。用造佛像,顯得非常莊嚴。寺院內更有現涅槃相的臥佛像一尊,長一千尺,莊嚴微妙,歎為觀止。

由此再向東南行二百里,又度大雪山、至小川地方,有寺院一所,中供佛牙,以及劫初時分一位獨覺尊者的牙齒,長有五寸,更有金輪王齒長三寸。此外尚有一位商諾迦縛娑尊者所持的鐵缽,量可容八、九升。

此外,還有一件深紅色的架裟,都是很珍貴的遺物。

39.掘發祕寶
(迦畢試國)

總計,奘師在梵衍那國停留了十五日才離開。出梵衍那國後,不幸遇雪迷路,至一小沙嶺,遇土人,問清了路才順利度過黑山到迦畢試國土。

這迦畢試國周圍四千餘里,北背雪山,國王是剎帝利族,通戰略,有威儀,統治十多個小國。奘師將至其都,王聞訊即偕諸高僧,出城來迎。此地有寺百餘所,都來爭請奘師駐錫應供。其中有一名沙落迦的小乘寺,相傳是以前漢代為了結好西蕃,將皇子留在這裡作人質時,那位質子所建。這個廟裡的僧人說;「我們的寺院,本是漢天子之子所造,今法師從彼來此,理應先來我寺。」法師見其殷切,且因同侶慧性法師是小乘僧,不想住大乘寺,於是就在質子造的寺裡駐錫下來。

當年質子在返國之前,曾將無數珍寶埋在寺內東門南邊的大神像腳下,以作為日後寺院修護之用;返國後,對這裡的供應仍不間斷。寺僧感恩,處處於屋壁間作質子之圖像以為紀念。甚至每逢安居解夏的日子,還要為他啟建法會,作種種功德,相傳至今仍照例行事。然而不久前,竟有一位邊疆的惡王想要奪取藏寶。不料才一動手挖掘,地竟大動,神冠上的鸚鵡鳥像也突然振翅高鳴,惡王和官兵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景象給嚇壞了,個個膽戰心驚,狼狽而逃。

後來寺內有一塔,輪相已經損壞,寺僧想要取寶整修,結果仍因大地振動而作罷。此次恰逢奘師前來,於是寺僧禮請大師向神祈請,上香稟明掘寶之原因與用途之後,再命人挖掘,果然就很順利的取得寶藏。大眾歡喜,莫不歎服奘師的威德感應。

40.論道五日


迦畢試王信奉大乘教法,很喜歡聽聞經論,在奘師結夏安居前,特地恭請他與般若羯羅法師主持了一場講經論道法會,座中並邀請該國的大乘三藏法師多人參加。這些與會法師都是彼國的權威,惟所學大小各別,不能精通;雖精於一理,終偏有所長。只有奘師,遍識眾教,隨其來問,各依部作答,無不誠伏。這樣的論道,持續了五日方散。國王非常歡喜,以純錦五疋,特別施供奘師。

奘師在沙落迦寺安居過夏後,同行的慧性法師因重為睹貨羅王邀請,故與法師辭別。奘師離開迦畢試國後,再向東進六百餘里,越黑嶺,入北印度境。

41.印度風情
(631-633年,30-32歲)

奘師終於抵達查拉拉城附近的嵐格漢,他暫停了鉅細靡遺記述西行之旅的工作,轉而對印度文化作個總論。奘師從印度之名的由來開始說起,但沒有指明他所說的印度包括那些王國和國家。他對印度的幅員雖有高估,但對於瞭解他所稱的印度仍具有重大價值。他說印度全境:

「周九萬餘里,三垂大海(印度洋、孟加拉灣與阿拉伯海),北背雪山(指今喜馬拉雅山與興興都庫什山),北廣南狹,形如半月。畫野區分,七十餘國,時特暑熱,地多泉濕。北乃山阜隱畛,丘陵舄鹵,東則川野沃潤,疇[土*龍]膏腴,南方草木榮茂,西方土地磽确。」

他這段總論包羅時間和空間的計量方法、對印度人的特色,以及文字和語言都有所論述,實際上是一篇人種學的調查報導。印度人所說的是多音節的語言,所寫的則是字母文字,跟屬於會意文字的漢文大不相同,奘師似乎特別感興趣。此外,他對當時印度的城市和鄉村、公共建築與民宅著墨甚多,更特別指出「諸僧伽藍,頗極奇製,隅樓四起,重閣三層,榱梠棟梁,奇形雕鏤,戶牖坦牆,圖畫眾綵」。

他特別重視不同階級的服飾差異。他以中國人的敘述手法形容印度婦女所穿的紗麗(圍腰長裙)和印度男子所圍的腰布,說印度人的「衣裳(外衣內裳)服玩,無所裁製」。他提到印度人極為「清素居簡」,許多人都有同感。

在詳述物質面之後,他接著談到印度人的道德觀、童蒙教育和文學。他雖然視婆羅門教徒為外道,但對他們聰明穎悟,好學精進,卻有持平的論斷。他不吝筆墨討論佛教,提到當時佛教分為十八個流派,彼此常有極尖銳的討論。他對精神修為極高的人歡喜讚歎,對他們所受的殊榮則歎為觀止:佛門大德「馭乘寶象,導從如林」。不久,他在那爛陀寺和馭乘戒日王的寶象,也受到同樣禮遇。最後,他指出四大種姓的差異:婆羅門階級最高,剎帝利是國王和武士族裔,吠舍屬商賈階級,第四級叫首陀羅,是農民階級。除此之外,他還提到印度有一種特立獨行的人,完全不在意物質生活,稱之為聖人或遊方僧人。

此外,他還討論到印度的法律、軍隊、司法行政、皇室和九種致敬之儀,後者在種姓差別和喪葬行事上尤其重要。他把最後三章的重點放在印度的公共行政、農業和礦藏上,雖是有點散漫,仍不失為全面性的考量。這篇總論面面俱到,結構甚佳,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是精闢之作。他接著敘述西行之旅。

42.佛陀現影
(631年,30歲,佛影窟)

玄奘大師入北印度,首至濫波國。此國周千餘里,有寺院十所,僧徒都學大乘。師在此停三日,再向南行,至一小嶺,嶺上有塔,據說是紀念佛陀當年從中印度步行到此時,曾經在此駐立。

從此再南去二十餘里,下嶺濟河至那揭羅喝國,這也是北印度境的一國。在大城的東南,復有一塔,高三百餘尺,是阿育王所造。相傳佛院在行菩薩道之第二僧祇時,在此遇燃燈佛。他為佛敷鹿皮衣於地,更以自己的長髮布地掩泥,讓佛行過,如此的敬重佛法,

燃燈佛因此當場為他授記。雖然歷經劫壞,但遺跡仍然存在,天人常在此散花供養。

奘師至此,禮拜施繞後,巧遇一位老僧人為其訴說建塔的因緣。於是奘師說出他的疑問:

「無量劫裡,世界經過無數次的成住壞空,就像火災起時,連須彌山都要化成灰燼了,為什麼單單這地方還能存在?」

老僧人回答他說:「世界毀壞時,它也是要跟著毀壞的;但是當世界再成時。這原來的地方,聖跡又隨著出現了,好比須彌山,壞了還能成,兩者的道理是一樣的。」

43.佛頂骨城
(那揭羅喝國)

往西南十餘里亦有一塔,相傳是佛陀買花的地方。再往東南度過沙嶺十餘里的地方有佛頂骨城,城中有重閣,佛頂骨就放在第二重閣的七寶小塔中。頂骨長約一尺二寸,髮孔看得很清楚。據說若有人欲占卜吉凶,可以摩香末為泥,以布帛包裹起來,放在佛頂骨上面,隨著出現的各種形狀來預卜吉凶。奘師一行人試,結果隨行的沙彌,一個印得佛像,一個印得蓮花。奘師則印得一株菩提樹。守骨的婆羅門看見了,還特別祝賀奘師,因菩提樹暗示奘師有證菩提聖果的希望。

此外,還有骷髏骨塔,骨的形狀像荷葉。也有佛眼,睛大如李,仍然光明晶瑩。其他還有佛的檀木錫杖、佛的僧伽胝衣一件等等,奘師皆一一禮拜致敬,並施金錢五十,銀錢一千,綺幡四口,錦兩端,法眼二具。散眾雜花,辭拜而出。

44.說服強盜


奘師又聞在燈光城西南二十餘里處,有瞿波龍王所住的石窟,據說佛陀曾在這裡降龍,如今還留有佛陀的影像於窟內。奘師很想去瞻仰禮拜,但是此去途中一路荒涼,盜賊又多,兩三年來,去看的人不但多未見到,反而於途中遇上盜賊,遭到搶劫。因此去的人便逐漸稀疏。

奘師決定要去,但迦畢試國所派的隨從,因要趕著時間回家,力勸法師勿去。奘師認為,如來真身之影,億劫難逢,豈能到此而不去瞻禮呢?因此對隨從說:「你們不去沒關係,但不要走太快。等我前往石窟瞻仰禮拜完畢以後,我會回頭趕上你們。」於是便獨自一人往燈光城。

奘師進到一所寺院問路,想找一位帶路的人。然而當大家知道奘師想去的地方時,竟無人肯去。隨後雖然勉強強有一小孩願意帶路,也只答應送奘師至石窟附近的寺院。到即在寺,借宿一晚後,又得一老者引路,但兩人行不久就遇上強盜拔刀擋路。奘師脫去帽子,現出莊嚴的僧相。盜賊問大師要去哪裡?奘師告訴他們說要去龍窟禮拜佛影。盜賊又問:「這路上多盜賊,奘師可曾聽說?」結果奘師智勇兼備的回答說:「盜賊也是人啊!為了禮佛,毒蛇猛獸尚且不怕,何況你們都是人呢?」強盜聽了,深感慚愧,竟然發心要隨奘師前往禮佛。

45.瞻禮佛影


他們一同來到石窟,只見窟內一片幽暗,什麼也沒有。老人告訴奘師說:「要直入至東壁為止,約行五十步許,向正東而觀,佛影即在其處。」奘師即照著老人指示而入,信步向前,果行五十步處觸及東壁,站定後即至誠頂禮百餘拜,但仍一無所見。

失望的奘師自責業深障重,痛哭懺悔,更一心禮誦勝鬘等經的讚佛偈頌,隨讚隨禮一百多拜後,只見東壁上出現像缽一般大小的光影,一現即滅。奘師一時悲喜交集,更加虔誠的禮拜,只見剛才的光已放大如盤,但仍是轉眼消失。

此時,奘師更加有信心了,發誓不見佛影,絕不離開。於是就這樣又拜了兩百多拜,窟中終於大放光明,佛陀影像,皎然出現在岩壁上,好像撥開雲霧見青天,妙相莊嚴,神采奕奕,宛如佛陀親臨。左右及背後侍立的各大菩薩及羅漢,也清晰可辨。此時奘師趕緊示意門外的六人進來觀看,然而火把一來,佛像卻在頃刻間消失。奘師囑來人趕緊把火熄滅,影像才又再度出現,但奇怪的是六人當中,只有五人見到佛影,其中一人就是怎樣也看不到。奘師誠申禮讚,香花供養完畢,光影才一起消失。出窟後,老人十分歡喜,因為他雖然住在這裡,也只是聽過傳說,還沒親眼見過。五個盜賊親睹佛影現瑞後,也都深受感動,當場毀棄了打劫用的刀杖,向奘師求授五戒後離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urtis3884 的頭像
Curtis3884

顏琁有

Curtis38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